Going to Website of pharmacy online in hong kong is the most simplified method to buy lotensin in hong kong online. When you order generic alternative of lotensin online its price is always reduced. Worrying that you won't be able to perform in bed can make it harder for you to do just that. Anxiety from other parts of your life can also spill over into the bedroom. Quick flash to our customers: order propecia uk with no prescription if you need generic propecia and get fast delivery to scotland. it is widely acknowledged that erectile dysfunction is predominantly the result of underlying cardiovascular disease.
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08‧18
【難民見證】阿富汗來的巨人阿卡

  我是在一個炎熱的午後見到阿卡的,那時我已經在德國東部一座大城市裡逛了六個小時,最後我開始疲憊且煩躁,高大的教堂建築、秀麗的河濱景色都不能讓我再產生任何愉悅的感覺,因此我趕緊回到當地召會,在會所上個廁所,喝杯熱茶,給手機充充電,讓我的心情平靜下來。

  為我開門的就是阿卡。阿卡當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我為了保護隱私給他起的化名。第一眼見到阿卡,我立即被他的高大給震攝住了。這身高,沒有190也有185吧。但這人不但高,還強壯,就像是巨石強森,又像是一頭剽悍的獵豹,一躍就可以跳上半山腰。看他在會所內不停講手機無所事事的樣子,於是我請一位會說中文的弟兄陪著我們,三個人一起去隔壁麵包店喝個午後的咖啡。

  弟兄替我介紹阿卡,說他是從阿富汗來的。現在已經找到工作,剛好這陣子放了五天假,閒閒無事,所以每天都來會所走走。他不但英語說得很流利,而且說著說著便掏出一本筆記,說他也學過希臘文,只可惜許久不用,大多忘了。

  我嚇了一跳,阿卡,為甚麼你會學習艱澀的希臘文呢?難道是為了讀聖經?

  「不是的。」翻譯的弟兄立即為我解釋,阿卡曾在希臘住過兩年半,所以他學的不是古典希臘文,而是現代的希臘文。

  喔,我懂了。但我還是對阿卡刮目相看,原來他這般好學,不像外表看起來是個粗人呀。

  於是阿卡開始照著時間順序,介紹他是怎樣來到德國的。他說,他們阿富汗很窮,而當時塔利班又造成了很大的破壞,所以大家都往外逃。不但如此,在阿富汗有很多混血的種族,比如有一半的阿富汗人民混的是伊朗的血統,另外一些混的是土耳其,而阿卡所屬的這個種族則擁有蒙古人的血脈,是信佛的,臉孔一看就是亞洲人,不像西方人,所以和塔利班格格不入,打了好幾年的仗。不幸的是,在阿卡十三歲時,他的哥哥被塔利班抓到了,而且還被殘忍地斬首,頭顱被掛起來公開示眾。從那時起,阿卡就不願意再相信有神了。

  那麼阿卡是怎麼逃出來的呢?他說,本來自己先是去了印度和泰國,後來回到國內後,決定改到歐洲去。他和大多數的伊朗、阿富汗人一樣,都是經由希臘進入歐盟的。在那裏,希臘政府設了庇護所,讓各種人都可以待著,裡頭也有基督徒,有其他宗教徒,甚至還有信奉共產主義的。每個人都試圖讓阿卡信他們所信的,可是阿卡覺得每一種宗教都一樣,都在跟隨一個人而不是神,外面的形式也都差不多,所以一個宗教也沒有信,還是維持他的無神觀念。

  總算來到德國以後,那天,阿卡正在超市和朋友說話,有五個基督徒來傳福音,先是找他的朋友談,接著又找他談。本來阿卡覺得這些人可能別有目的,是來超市釣魚的,但是禁不起人家的熱情和他自己的好奇心,於是就跟著去這些基督徒的家裡聚會,接著也參加了會所裡的聚會。他漸漸覺得這些人很有意思,所以就和另一個朋友彼此詢問:「你看得出誰是宗教領袖嗎?」

  「不知道,這些人彼此稱呼弟兄和姊妹,沒有階級,沒有地位。」

  兩個人被這樣的光景吸引了。這不是人的宗教,這是真的東西!於是經過商量後,兩人便決定同一天相信主耶穌並受浸。

  「我覺得宗教是一個杯子,你只能拿,只能舔,卻不能把它喝進去。」阿卡打了一個比喻:「可是基督是可以喝的,只要打開開關,你就能享受祂。生活應該是這樣才對的。人要宗教有甚麼用?人需要的是主。」

  聽阿卡這一席話,我覺得他不僅外面的身高很驚人,連心靈的形象也逐漸巨大起來了。但話鋒一轉,他有點感嘆地說,只可惜當初在超市最先聽福音的那個朋友沒有信,反而是他和另一個朋友,就是那一個彼此詢問「誰是領導人」的朋友信了。是啊,這種事很常發生,神要憐憫誰就憐憫誰,半點不由人。

  喝完最後一口咖啡,阿卡又說,其實他也知道很多難民來聚會,是為了想要順利成為基督徒被德國人留下來。但誰是真的想信,誰不是真的想信,他大概都知道。很多人只是為了拿到那一張基督徒的證明,不是真的想信。

  我露出苦笑。是的,人心詭詐,誰能知道它呢?

  阿卡很認真地說,為甚麼他會知道呢?因為他不但會說波斯語,也聽得懂阿拉伯語,所以大家私下閒聊的話都被他聽進去了。那些說阿拉伯語的朋友常譏笑他說,你們說波斯語的只有三兩個國家,我們說阿拉伯語的有二十幾國,我為甚麼要學你們的語言?但阿卡回覆對方說,沒問題,他很樂意學習阿拉伯語(而其實他早就學了)。但你們也要快點學好德語,融入社會,不可以來了三年一句話都不會講。

  離開麵包店以後,走在路上我請翻譯的弟兄轉告,很少聽到像阿卡這樣有思想層次的見證,非常感謝他的分享。阿卡聽了很高興,立即跟翻譯的弟兄現學學賣,用略帶生硬感的中文說:「今天非常高興見到你。」

  然後,我們彼此握手道別。

    雖然到神面前來的也有虛情假意的人,但也有阿卡這樣認真尋求的人,這不就是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麼?

  等阿卡瀟灑地轉身離開以後,在會所前,我對翻譯的弟兄說:「我真的很吃驚,就好像你以為見面的是一個樸質的農夫,結果拿起眼鏡一戴,居然是一位教授。阿卡的臉和他的思想,真的帶給了我這樣的落差感。」

  人哪,真的是不能憑外表認人,乃是要從他深處的靈來辨識!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190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父親在廟中擔任要職,可是並沒得到神明保佑,他中風約十年,他受苦家人也受...
1970‧01‧01
水深代發
 是真的,一個神就夠了 我生長在一貫道的家庭,父親是一個常年吃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的童年在苗栗一個淳樸的客家鄉村度過,努力的父母親為了打拚事業,把三個孩...
1970‧01‧01
李其芬
我是許瑞弘,今年45歲,五年前信主。我的太太許李其芬今年38歲,和我同一天信主。很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