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7‧11‧30
從槍口下逃生的人:劉雲楷弟兄得救見證
 
劉雲楷弟兄的得救非常富於傳奇性。他父親原本就是信主的,所以,從小劉弟兄就會禱告,小學、中學也都在教會學校讀書,直到十七歲從軍為止。他很爭氣,在民國39年來台灣以前,就已經當到湖南省主席第四兵團總司令黃明仁的參謀,然而,黃明仁雖是黃埔一期畢業的,但共軍一攻下南京,他就投降了,劉弟兄只好同著餘的將官帶著軍隊逃出來。
 
想不到辛辛苦苦抵達了台灣,卻有人暗中打小報告陷害,說是劉雲楷本來並不願意從大陸出來什麼的,於是當年7月23日,保密局把劉弟兄從家裡拘捕去關了起來。那時的口號是:「寧願錯殺一千,也不縱容一人!」凡是被抓去的,幾乎都槍斃。7月25日清晨,劉弟兄起來後就想:「我在這樣的處境裡,有誰能救我呢?除了神,真的沒有人能救得了我!誰是神啊?對!主耶穌就是神啊!」
 
後來,劉弟兄被改押到軍法局的看守所。有一天,他看到有一個人身邊帶著一本聖經,但這位仁兄看都不看,於是劉弟兄就向對方借來。劉弟兄自己也是小時候看過聖經,長大了就不看了,但那時他對這本聖經真是如獲至寶,天天看,看不懂也不管,就是看,從早上六點看到晚上十點,一口氣把五十章的創世記看完!後來他又看了一本張郁嵐弟兄的《到底有沒有神》,於是他對主也就沒有疑惑了。在那段相當難熬的歲月中,連續有三、四個月聖靈作工,讓劉弟兄看見自己從小時候起所犯的罪,包括騙人說假話等等,主都一一光照;主光照到哪裡,他就認罪到哪裡,有時痛哭流涕,有時懊悔悲傷,愈認罪就愈有平安,愈認罪就愈跟神和好。
 
一天,一個官把劉雲楷弟兄提到一間擺著各樣刑具的刑房,劈頭就問一個很特別的問題:「黃明仁投共叛變,有人說,那份叛變的稿子是你寫的!」
 
「那是他的行政參謀寫的,不是我寫的!」
 
「不是!就是你寫的!」
 
爭論到後來,軍人脾氣的劉弟兄就說了一句重話:「你就是把我槍斃了,我也不承認這是我寫的!這真的不是我寫的!」
 
那個官聽完「呯」地一聲就站起來,臉色鐵青,面露凶光,開始環視周圍的刑具!劉弟兄慌得心裡禱告:「主啊!他要打我!」
 
就在這時,裡面出現了詩篇九一篇的話:「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於是劉弟兄定睛看著對方,對方的臉色突然不再那麼鐵青,然後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慢慢坐了下來,居然不再談叛變的話題了。
 
那時天天都有人被槍斃。劉弟兄的監房在二樓,刑場在樓下,一聽到關窗的聲音,大家就知道又有人要被槍斃了!劉弟兄在會審後二月的一天下午三點鐘,監所的看守長親自帶著兩個兵,拿著槍來提人,在監門口點了名字:「劉雲楷!」
 
劉弟兄渾身發顫,其他的監房也以為有人要被槍斃了,紛紛起來關窗!當時一個兵拿著手銬銬住劉弟兄,另一個兵拿著槍頂著他;這時,突然聖靈的話臨到,他就大聲地喊了出來:「主是幫助我的!我必不至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
 
結果他們不是提劉弟兄去槍斃,而是要把他押到別處去。會審前劉弟兄想了好幾條為自己辯解的理由,但他這時卻讀到路加福音廿一章:「人把你們交給會堂,並且收在監裡,又拉你們到君主和官長面前……,你們要心裡定意,不要事先預備怎樣分訴,因為我必賜你們口才和智慧,是一切敵對你們的人所敵不住、駁不倒的。」此後,劉弟兄就安息下來,不再去想那些辯解的話了。
 
十二月會審時,由五位將軍合審,坐在中間的是一位上將。劉弟兄太緊張,根本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結果會審完要簽字時,他很懷疑地問:「這是我說的話嗎?」書記官說:「這確實就是你說的,你怎麼說,我就怎麼記。」結果那次審不出所以然來,不算數,要重新再審。次年六月第二次會審時,聖靈在劉弟兄裡面運行,以前預備過的理由一條一條全想起來了,而且政府信了,真把他給釋放了!事後劉弟兄追想,要不是主讓他經歷這樣的環境,他的心那樣硬,是不會信主、愛主的!
 
但人是出來了,是不是該感謝主去教會聚會呢?要去哪裡聚會呢?去長老會麼?講台語,他是外省人聽不懂;去國語禮拜堂?聽聽以後覺得沒意思,這樣蹉跎了一年多。後來,人家介紹一位弟兄給他認識。這位弟兄聽了劉弟兄的經歷後就說:「你已經得救了,而且很清楚。」他就說自己在仁愛路42巷聚會,歡迎劉弟兄也去試試看!
 
那時每月第一週是福音週,劉雲楷走到巷口,就看到寫《到底有沒有神》的張郁嵐弟兄打著大鼓,其他弟兄們穿著福音背心,把他給請進去會所。那天張晤晨弟兄講了路加十六章的信息。會後,邀請劉弟兄聚會的那位弟兄又叫他下週三再來,下週三劉弟兄不但又去了,連主日那天也去了。當天唱完詩歌,站講台的是李常受弟兄,他一開口講話,就讓劉弟兄點頭稱奇;「這人怎麼這麼厲害,他講的話,全是我心裡的話!」
 
那時劉弟兄聖經雖然讀了很多遍,對主的話滿了感覺,卻不會發表,而李弟兄說出的話,剛好全是劉弟兄的感覺!於是第二週他又去聽了,到了第三週就受浸了。從此,劉弟兄成為一個認真愛主的基督徒,並且成全了許多青年人,把他們一個一個送去訓練,成為在各地服事的同工。而這一切,全是主藉著苦難帶給劉弟兄和教會的祝福!
 
(改寫自 劉雲楷弟兄專訪見證)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74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二0一七年對我來說真是特別辛苦,卻又是特別蒙恩的一年。 年初我...
1970‧01‧01
Napa
 最近收到一位姐妹的安息聚會通告,這位姊妹比我年輕。算了一下今年本該是我離...
1970‧01‧01
水深代發
 因為爺爺是傳道人,所以小時候奶奶很堅持要我每個禮拜天都要參加主日學。那時...
1970‧01‧01
水深代發
 四十五歲男性泰勞,醫護人員稱他為「阿泰」。他有肝硬化病史,這次因為左下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