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1‧04‧18
【醫療見證】刀下留膽
結石的體質,像保羅身上的一根刺一直困擾我。
 
26年前腰部的「針刺肉」般的痛使我疼痛難熬,到高雄A醫院打了止痛針不久,又痛到冒冷汗,因此不得不轉到高雄的B醫院,聽說那裡有一位腎科的「名醫」,便就前去求醫。一住進醫院,醫生摸一摸,作了初步的驗尿等檢查,他就斷定是腎臟發炎,猛打消炎藥,打了五、六天二十多劑抗生素,還是疼痛難當。
 
名醫束手無策,只好準備再「好好檢查」一次,他先安排了腹部超音波檢查,在掃描時他說了一句話:「stones(結石) 」,我聽懂了,我的腎臟沒發炎,是結石在作怪。因著醫師的誤判和誤診病情,當天我就離開那家醫院,以免身體上承受超量的「超級抗生素」。
 
之後我轉診到了C醫院,醫生又檢查了一陣子,告訴我說「是結石沒錯,只是它卡在腎臟與輸尿管的上頭,用撞擊的方式不好執行打碎,開刀也不好執行」,這位醫生也束手無策,我只能自求多福了。
  
爾後,我到了D醫院急掛門診,醫生因我遠道前來求醫,便勉強接受我的額外掛號,照了數張X光,這位醫師慢條斯理的看了看片子,和顏悅色的說:「你的膽中有石頭,痛源不在膽,它不作怪就不管它,但有一些結石是在輸尿管中,不好處理,依照我的經驗看,輸尿管中的那大粒的有可能自動排出。輸尿管有三處比較狹小,你的石頭已經通過一處,你還有兩段沒有通過,回去多喝水,喝西瓜汁,我打賭它會掉下膀胱,並排出體外。」
 
他的指導,使我心中知道該如何行。我專心仰望主,禱告主,也天天喝大量的水,並且每天跳繩,用震動的力量和地球的吸引力要那顆「隕石」落下。
 
有一天,就是那年的六月十六日,我上小號時感覺有異物隨尿而出,我將那異物由馬桶中挑出,沒錯,是個小石頭,長得像小珊瑚,主醫治了我,是祂親自拿走那顆小石頭,我如釋重負,主聽了我的禱告,我何等感謝祂,但我還是很在意那些膽石。
 
十二年前我去練瑜珈拉筋健身,那些怪動作使沈睡巳久的膽石大受擾動,一清晨我腹痛難擔,全身發高燒,那時我一人在家,妻兒在加拿大,因全身又發冷我猛蓋被子取暖,一直呼求主名,求主拯救,痛了一天,家兄送我到屏東某醫院檢查。
 
醫生用掃描看內臟,他一面看銀幕,一面臉色凝重的對我說:「郭先生您的病情很不樂觀,您的膽腫的好大,你看,已是一般人的兩倍大,你看膽中的那些閃閃發光的東西,您的膽中全是石頭,您的肝不好了,好危險,如不即刻開刀取石您的身體有危險。」
 
 
那晚我轉到了E醫院掛急診,我妻子的妹妹當護士幫我安排了不錯的病房,並掛一位「名醫」號。「名醫」受日本教育,是日本某帝大的醫學博士,他斷案後就忠心執行醫療計劃。
 
我很快的被送到全身斷層檢查室,一位女姓檢查人員看了報告說:「郭先生您全身是石頭,脾臟有石頭,膽子有石頭,總膽管阻塞,膽汁已不通,唉呀!您是不是吃石頭長大的?」
 
我能說甚麼呢?我只有苦笑相對。醫生看了我的X光片,只說一句話:「拿掉膽!」
 
我問怎麼拿呢?他說:「不用開腹,打幾個洞,把膽夾出,很簡單,我替你拿膽,快的很。」
 
他馬上為我安排幾天之後的刀,我轉進了一雙人病房,由於幾天下來沒有吃東西,身體消瘦,我看了鏡子,自己被自己嚇一跳,我全身變成黃色,膽汁佈滿全身,我不願讓妻子知道我病了,也不願讓她看到我這副狼狽不堪的醜態,每天還是推著點滴架到電話亭打個電話給她,她問我:「在醫院作甚麼呀?」我說:「作身體檢查,沒甚麼事,不用擔心的。」
 
她心中有數,我相信她正為我禱告。全召會的弟兄姊妹也在禱告聚會中為我迫切禱告,有許多人到醫院看我,我自已也向主禱告,我求主保留我的膽,我不希望成為沒有膽的人,而且如開刀就有幾天不能打電話給妻子了,她一知道有事一定飛回臺灣,孩子在國外也無人照顧,何況弟兄姊妹在愛筵中常要我吃他/她們的拿手好菜,如因缺膽,不能吃一些油膩的菜,我拒絕他們的好意或不吃,他們不會滿意的。
 
開刀的前一晚一位何弟兄全家來看我,我身上已經換好了手術臺上必須穿的衣服,手腕也套上一「緊急通知手環」,上面寫著我個人的資料。想到三十年前我們教會有一位四十多歲的江媽媽因開膽引發腹膜炎而亡,我知道開刀沒有100%安全的,所以我在桌上擺著寫給妻子的遺書,如有不測請照顧我的弟兄(妹婿)交給她。
 
已經好多天不能吃東西了,我更消瘦了,我跪在床上和何弟兄一同禱告將自己獻給主,我向主說:「主阿!祢願意我獻上有缺欠的身體嗎?如果主能接受,小子也能接受,如不能接受,請擋住這刀。」
 
隔天的刀安排在九點,一大早護士作些例行檢查,接著來了兩位醫師一男一女到我的床邊。那位男醫師拿了一大堆我的病歷,他一面翻資料一面問我對開刀有無意見,我問醫生「為甚麼我的主治醫生沒有來看我?」他說「他臨時受邀到國外演講,我代理他的職務。」
 
我說:「那麼我有一點意見,您對我的最新病情可能不盡全知,我昨天覺得腹部比較不那麼悶,黃膽的顏色也淺一點,我要求您們開刀之前再作一次檢查,如發現任何一粒小石頭就拿掉膽,如沒有石頭就不開刀,大家都不喜歡拿出來的膽是沒有石頭的,如果是那樣,誰來賠我一個膽呢?您或主治醫生呢?」
 
那位女醫師也說:「他的黃膽顏色指數有降低的趨勢,由六變三。」
 
這位代理醫生馬上安排再次檢查,他說:「好!再檢查一次,有石頭就開刀
 
我不是被推到「屠宰場」,而是被推到精密的「鑽探室」,在那裡只要能在我的膽中找到任何一粒小石子,我將被推到「屠宰場」,我的膽和裡面的「寶石」馬上就被割除,可說是「膽、石俱毀」。
 
他們似乎是自信滿滿,想快速、順利達成「尋寶」的任務。他們用掃描、X光…,一直的找…,他們看到我先前的病歷,那裡記載了我身上「礦區」分佈甚廣,奇異的是:對照眼前情形是差異甚大!X光中竟看不到石頭。
 
他們似乎有意請更高明的「岩石調查師」來,來了一位檢驗師,他要我簽一份結切書,上面寫著「膽管檢查」「具有危險性,如有不測由病人自行負責,他們可不負法律責任。」
 
我「寄人籬下」只得簽了,他接著要我咬一個雙通硬管在口中,他要插入一個管子到我的膽中照相,何等危險!何等痛苦!管子通過胃、十二指腸較容易,但要進入膽管前遇到困難,他說「你的膽管長得好怪,角度太彎」,他們又擠又壓我的腹部,要我擺一特別姿勢,終於微如髮絲的sensor到膽中到處照相,他們到腹中照相完成後又在X光前右照、左照,半小時後終於「探勘」完畢,那兩個專家的結論是「 no stone!」他們講了一些中、英混合文,這句「 no stone」我聽得好清楚,比音樂更美。
 
 過一番的折磨,我如同「壓傷的蘆葦,將殘的火把」,可喜樂的是護士將我推回病房,沒有將我推向手術台,我問護士檢驗結果如何?她很小聲說:「老師,沒有石頭,不用開刀取膽。」
 
我又問她:「我的╳醫師出國演講何時回來?我好想回家。」
 
她說「他沒有出國,他現在住在本院的單人病房內,他昨天因急診被開刀,他患了一種怪病叫唾液腺結石,流口水就痛,痛死他了,他馬上被緊急開刀取石。」
 
聽到此話,我知道我的禱告主聽了,召會的代禱主聽見了,在神的主宰下,在最緊要的關鍵時到下,主換了個主治醫生,在最緊要的時刻祂調度了合適的環境,應付了所有的逆境,在這件事上我能見證祂實在又真又活。
 
我的膽中的石子不知到那裡去了,至今乃是個奧秘,從26年前身上就有石頭,第一次病發是輸尿系統,沒有開刀就出來了;第二次病發是消化系統,主親自將它拿走,祂說有就有、命立就主、說拿就拿。
 
三天後我出了醫院。我受苦十日,提著行李在醫院外租了一部taxi從高縣直奔屏東,在主的憐憫下我得到醫治。回到屏東,隔日我去一位弟兄開的診所再次檢查,他作了詳細檢查後說:「沒有石頭,一粒也沒有」,他又說:「唯一的解釋是主拿走了那些石子,或過去的診斷皆是錯誤」,但「這麼多醫院一同診斷錯誤」的機率應是零,我相信全能的主說「沒有」就是「沒有」,我相信主不只拿走那些石子,並且親手擋住那刀。
 
主不准他們動我的膽,衪似乎聽到我的呼聲:「主阿!祢願意我獻上有缺欠的身體嗎?」這句小子的禱告,這禱告似乎摸著了祂的心,因為衪說:「所以弟兄們,我藉著神的憐恤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聖別並討神喜悅的活祭,這是你們合理的事奉。」祂要求我們將一切奉獻給衪,這才是「合理的事奉」,奉獻給祂的一切,就算是小小的器官如膽衪愛惜眷顧、保養顧惜都來不及,衪怎能忍心失去它呢?
 
我們的禱告如果能和衪的意念、權利、話、愛好、道路、應許合拍,祂是會聽的。衪愛奉獻的身體、愛奉獻的心志,當然也會眷顧那顆奉獻過的膽,他要「刀下留膽」,沒有人能「刀下取膽」。
 
十多年來結石的刺痛未曾再復發,使我能平靜、平安的服事祂,摸摸那顆失而復得、死而復活之肚皮下的膽子,口中就會發出感謝、讚美主的聲音,祂真是又真又活的那位,衪值得我們的信賴。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3005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Belinda
 最近開始正視一個事實:『基督徒並不是沒有負能量。』 我的父母親...
1970‧01‧01
水深代發
 在一次固定的檢查中,我突然發現自己得了乳癌,初雖訝異,但我感謝主,因為在...
1970‧01‧01
水深代發
 感謝主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見證主在我身上所做奇妙的事。 我是一個...
1970‧01‧01
水深代發
 羅馬書十章十三節,「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在1999年春...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