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2‧12‧14
一生受主引領,經歷祂愛細細佈署

得救的起頭 

回憶一生中主的引領,真是要感謝祂在我們身上細細部署了每一個階段。

我的先生與我是在同學安排的郊遊中認識的,認識約兩年後結婚。婚後先生十分賣力賺錢養家,五年後公費出國讀博士學位,九個月後我也攜帶五歲兒子和兩歲女兒赴美陪讀。「人心謀算自己的道路,神卻定準他的腳步。」

先生拿公費唸學位並不順利,選了一位美籍日裔的指導老師,受盡了對方完全放牛式的對待。奇怪的是,老師一直願意給他獎助金,但就是不願意在論文指導上花時間,如此蹉跎了五年。這期間,我們在美認識了兩對美籍夫婦,他們不斷的幫助外籍學生適應美國生活。我們受邀至他們家時,看到他們全家滿了愛的生活,這些點點滴滴都成為種子撒在我們的心上。

至第五年,我們想,既然無法畢業,就告訴指導教授政府不批准再延期,我們將回國以「在職進修」的方式繼續修學位。

alt

遇見主

在回國前,我參加了華人太太們的一次聚會,講者是一位弟兄,他開了一部廂型車,帶著七八位姊妹上路,要到約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城鎮去講道,那裏尚有二十多人在等他。可是當到達目的地附近時,卻找不到聚會的家;糟糕的是他們也忘了攜帶地址和電話。由於早已過了聚會時間,那一帶的社區很大,車子一直繞不到聚會地點。全車的姊妹開始一個個開口禱告,求神赦免她們忘了帶地址,他們告訴神今天的講題是「信心的道路」。

在車中,惟有我一人是未信主的;我當時覺得好奇怪,你們不帶地址,難道用禱告方式,神就會來幫助嗎?有那麼希奇嗎?由於我心中也想知道他們信的是不是真神;若是真的,那麼我若用神所喜愛的事來向祂禱告,祂必定會顯現。所以,大家開口禱告完後,我在心中也向這位天上的神許願,告訴祂:「你若是天上那位真神,你若真能帶你的兒女們到達目的地,我就會信你。」

隨後,我心想,我可給了這位神一個難題,祂該不會從天上立刻差派天使下來帶我們到會場吧?若真有天使,我也真想看看。但祂若無法解決祂兒女們的問題,祂就不是真的,我也不需信祂了。

隨後車子又繼續繞了十多分鐘,大家都覺得很無奈,車子中一片靜默。忽然,有一位姊妹喊叫:「看啊!剛剛從車邊過去的是一位郵差,我們可以問問她。」由於聚會的家庭是剛搬來的,郵差特別記得這家,也就幫我們把問題解決了。但我想這是否純屬巧合?或者題目出得太簡單了。不過想想,郵差不也是地上的「綠衣天使」嗎? 

 

主的呼召

到了要回台灣最後一個星期,我便張貼出家中所有家具的出售清單,隨即有許多人來採購。有一位華人媽媽來採買家具,送了一本「信心之路」的書給我。這本書是見證一位王老太太一生被神使用,活出神的事蹟。我看完後,裏面產生極大的羨慕,我承認我沒有生命能活得那麼有價值。看到書名,我也知道是主在提醒我曾對祂的承諾,也感覺到主的大光在照耀著我,要我作一抉擇。於是心中決意,在回台灣前,我要在生命上有一個大轉變,我不要現在的我,我要一個新的我。

我隨即要求當地華人教會安排我的受浸事宜。不久,華人教會告知我,按例他們借用外國教堂施浸要申請一個月後才能核准,因為那個中國人的教會在當地是借用美國人的教堂,他們建議我回台灣再受浸。我將這難題又交給了主,只剩不到七天我就要回國了,祂若是真神,有人要受浸,祂會沒有能力解決嗎? 若要回台灣才受浸,我就不要受浸了。

這時,主感動了一位弟兄,他奉勸長老務必讓我受浸,否則我一回去就很難得救。在長老極力爭取下,我終於獲准於回國當週的主日,在外國教堂受浸。受浸那天,看見兩位老外跪在地上,拉200公尺長的消防水管放水,為要將教堂中央超大透明施浸池灌滿水,他們沈重壯碩的身材做這樣的工作,實在不容易。我事後才知道,原來當天所作的受浸服事,全只為了我一人!真經歷到神的大愛,祂知道我要的是「真神」,我只求祂所喜悅的,祂就使用萬有來回答我:「祂是神!」。

 

全家得救

帶著長老的二封信,要我回台灣後去某教會,但我卻停滯二個月沒聚會,後來得知先生同事的太太朱姊妹是基督徒,就主動向她尋問聚會去處。來到主的恢復後,主安排了徐姊妹陪我晨興,姊妹的謙讓宜人是托住我的力量。由於家中只有我一人得救,每當主日聚會,只我一人赴會,覺得十分孤單。回到家,看到先生及兩個可愛小孩雖與我同住,卻與我不同國度,更覺得傷痛。於是我從心中向主吶喊:「我要怎麼走下去呢?」

在生活中,由於我極喜愛讀倪柝聲文集,一有感動,就分享給先生,他看到我對神話語的喜愛,但常聽不出所以然,我也覺得雞同鴨講。但每當看到亮光處,就忍不住要分享。如此過了三年,神差遣弟兄姊妹來家中探望,邀請先生參加小排聚會。我很訝異先生竟然會答應,事後才知道,他是想藉由徹底了解聖經來破除大家的迷信,他認為這只是宗教,不要當成真的。於是與弟兄姊妹事先約定只查聖經,不准提「受浸」一事。如此過了九個月,先生因著看見神的計畫和經綸,而被祂的智慧所折服,於是答應神的呼召,那一年,先生和小孩都陸續受浸了。

 

聖別說話的神

先生的家庭是傳統祭拜祖先的大家族,照著傳統,三個兒子、媳婦每逢祭祖日(如過年)都得準備好祭品拜拜,以表達對祖先及父母的孝敬。回國後,因著我已受浸歸神,而先生尚未信主,第一年過年,我拿著香告訴神:「前面是偶像,這是我所不願意的,請你挪去。」第二年過年,先生還未信主,我又得拿著香,本想照去年一樣,反正我信的是神又不是偶像,但是當我拿著香時,裏面竟有微小的聲音告訴我:「你要我一起去敬拜受造物嗎 ?」我頓然明白神兒女的地位是何其尊貴,實在不應該矮化我們的神,祂才是那獨一的創造者。

第三年,先生終於得救了,但他十分孝順,不打算脫離對祖先的祭拜。也許是時候到了,我忽然覺得不該在家族面前一直為著先生委屈自己。當初我不是要生命的改變嗎? 如今難道妥協了? 於是我向才受浸不到一年的先生說:「我身體嫁給你,我的靈魂沒有嫁給你,今年我不拜了。」

弟兄知道我的心意已決,再加上九個月來從小排中對聖經的認識,他已無法否認這位神。因著對真理的認識,他不能再要求我妥協,他必須面對緊接而來的爭戰。

 

全家聖別歸神

於是我們一家四口開始儆醒禱告,在過年前禁食祈求。那一年的過年,也就是弟兄受浸後的第一個過年,在全家族圍繞年夜飯桌前,弟兄開口告訴家人:「我要向神禱告,祈求神祝福你們大家。」於是呼求主名,並一位一位提名向神獻上感謝,並祈求神祝福他們。

禱告完後,公公鐵青著臉指著另外二個兒子:「你們二個,不要信他那個。」全桌的人鴉雀無聲,只見弟兄與我隔桌對坐淚流不止。弟兄的大哥及婆婆看到弟兄難過的情形,知道弟兄胃不好,就提醒公公不要讓兒子吃不下飯。回到新竹後,隨即接到公公電話,要斷絕父子關係,若不祭拜,就不得分祖產。

弟兄告訴父親:「祖產你可取回,但你永遠是我爸爸,我會孝敬你。」事後,小排中的張弟兄告訴我們:「主的名一宣告,耶利哥城牆就倒塌,黑暗勢力已擊潰。」沒錯!我們家的頭(弟兄)一宣告「耶穌是主」,這個家從此脫離了傳統祭拜,全家得以聖別歸神。這不僅保守了我們夫婦,也保守了我們的後代不受玷污。感謝神!祂先餵養了我的弟兄,使他認識真理,真理能叫人得以自由!

 

信心的試驗

弟兄的學位尚剩下最後二年期限,主在環境中已在部署,賜給了弟兄一個國家太空計畫,使弟兄得以使用計畫出國,並順道拜訪在美國的指導老師,討論畢業論文的方向,老師也終於願意給弟兄一個他自己有興趣的研究題目。在最後畢業期限前四十天,弟兄赴美,神的靈在這四十天中,藉著弟兄每日希伯來書的讀經,日日供應即時的話語引導弟兄。即使最後弟兄指導老師定意不讓弟兄畢業,神卻藉著祂在希伯來書中對弟兄的應許,帶領弟兄從3位權威的美籍教授及一位中籍教授手中,取得了最高的評分:“Excellent”。這一段信心試驗的路程,使弟兄得著對神鮮活的認識,成了一個真正過河的「希伯來人」,能領受神「活的話」的引領。

 

願作弟兄的「幫助者」

在弟兄赴美四十天的經歷中,一開始神就向我啟示祂自己:「I am the head of the oral committee。(我是口試委員會的主席。)」又對我說:「祂開,無人能關;祂關,無人能開。」但是主也提醒我:「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試誘;你們的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我一直將所得著的話在網路上與弟兄分享,剛強弟兄的靈。我知道弟兄在美國攸關學位的成敗,日子就像在火窯中熬煉。我向弟兄姊妹敞開並交託給身體,也告知那對愛主的美籍夫婦及新竹小排的弟兄姊妹。後來我得知美國當地校園排的弟兄姊妹均加入了代禱行列。

口試最後3天,國一的兒子因運動而手肘骨折,我必須帶他赴台北榮總醫治,無法再上網陪伴弟兄。我深處覺得這是神的意思,要我此時離開弟兄,以便弟兄不再倚靠我的安慰,而能單單學習倚靠神。於是,我寫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神,我們不是單單為自己要學位,這學位是為了要在家人中見證神的名,祈求神為了祂的名,要聽我們的禱告。最後,註上了全家的名字,就發了出去,收件人是「To:God」。

 

香壇的代禱

那時我將小學四年級的女兒單獨留在新竹家中七天,並囑咐女兒不可讓爸爸知道哥哥出事了,害怕弟兄會受影響放棄學位。我也託付召會的姊妹每晚確認女兒的安全,於是就帶著兒子去醫院動手術。手術完,在醫院,那一天正是弟兄在美國口試的日子。到了口試時間,我從心裏向主尋求:「主阿!我該如何為弟兄禱告?」主指示我一處經節並說:「你用這句話禱告就夠了。」於是我就照著禱告:「父啊!時候到了,願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

當時我心裏明白:父若不榮耀祂的兒子,我再多的禱告也是枉然,我知道這已是最高的禱告了。但我隨即想起弟兄曾告訴我,指導老師意圖先給口試機會,然後再拖延畢業的年日。於是我又禱告說:「父啊!你的榮耀是完完全全的榮耀,是不打折扣的,是要完全的畢業,不要再有後續的綑綁,因為你的榮耀是完全的。」

 

禱告得答應

弟兄得著學位回來,踏上台灣土地時,真不相信他竟能平安的回來,弟兄告訴我他經歷了一場死而復活的經歷。看到去接機的弟兄,更是感動得淚流不止。隔天一早,我起床看不見弟兄,原來弟兄跪在客廳落地窗前,正在向神禱告;看著弟兄的背影,我忽然覺得神要製作弟兄成為一位依靠新郎的「新婦」。

回國一個多月後,有一天,我們收到了馬大寄來的畢業證書。二天後,裏面有催促要我注意畢業證書上頒發的日期。一看,印著的竟是我的生日。我裏面清楚,這是神給我的回信——祂已看到我所寄給祂「To God」的電子郵件,也聽到了我在醫院中的祈求。是的,祂的信實是確確定定的,祂的榮耀是完完全全的!

 

進入事奉

弟兄取得學位後,得了釋放,基督教校園團契邀請弟兄去服事,地方召會年長小排那時也需要人扶持。在某一日下午,我倆討論後,覺得才得救不到一年,真理尚未裝備齊全,心中猶疑,並不覺得要有擔負。弟兄隨即想小睡一會兒,才兩分鐘,驚然坐起,告知剛剛魂被抽離身體,在屋內飄蕩,且當時雷聲隆隆,感覺主的不喜悅,直到問主:「主啊!是你麼?」魂一順服,才又歸回身體。隨即翻開聖經得到箴言第三章21-26節:

「我兒,要謹守真智慧和謀略,不可使這些離開你的眼目。這些必作你魂的生命,作你頸項的美飾。你必安然行路,你的腳必不至絆跌。你躺下,必不懼怕;你躺臥,必睡得香甜。忽然來的驚恐,你不要害怕;惡人的毀滅臨到,你也不要恐懼。因為耶和華是你所信靠的,祂必保守你的腳不被纏住。」

這應許的話是我們服事的把握。弟兄自此學習在區排中服事主,謹守神作他的真智慧和謀略,日日操練定時與主有內室的交通,受主話的牧養。

服事到第九年,弟兄遇到了一場大車禍,雖腦震盪,但主卻用大能保守弟兄身體復原無礙;正如經上說:「信靠祂的,必不至於羞愧。」主在弟兄休養期間,開啟弟兄從美國帶回的科學資料中,探討出一篇論文--宇宙創造的科學觀察和聖經的對照。弟兄告訴我,他在這期間極度享受主隱密的同在。

 

全家的救恩

感謝神,讓弟兄與我在年長排、大專排、在職排、及社區裏學習如何服事人。因著服事人,使我們的兒女從小在召會裏也蒙受聖徒們的服事。感謝神!祂藉著這些兒童、青少年、大專的服事者來成全我們的後代。使他們自小就能認識真理,愛基督與召會。這些服事者在主裏勞苦澆灌、栽種,如今神使它生長。兒子大學畢業有參加全時間受成全的心志,女兒推甄上成大研究所,也有入住姊妹之家受成全的心志。是神使我們的後代能脫離卑賤,預備成為貴重的器皿,能合乎主人使用。感謝主! 願神祝福祂的家業不斷的繁增興旺!

(張廖如郁)

 


你一定也會喜歡的文章: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786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從小生長在一個權威式的家庭中,母親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小孩子回嘴,...
1970‧01‧01
水深代發
 與主相遇在一個夏天。結婚了七年,婚姻給我的感覺像一個牢籠,我被困在裡面,...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出長在花蓮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父母都是公務員。 本來我們的家平靜安穩,卻...
1970‧01‧01
劉素瑜
我有個妹妹,個性和我非常不一樣。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好像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房間只...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