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3‧08‧19
寫在中元節前夕:我的第一次趕鬼

中元節快到了,每個賣場都在打折促銷。有些上班族為了方便,提早在週末拜拜,所以最近到處都在燒紙錢,我們家附近的巷子也一片煙霧瀰漫。

可是我們家不拜拜。

不拜拜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們夫妻倆是基督徒。雖然說普渡是一番好意,想要賙濟餓鬼、孤魂野鬼,可是聖經告訴我們,人死後被陰間拘留,不會隨隨便便放出來,更不會有滯留人間、到處飄盪的亂象。何況這個民俗活動直到唐宋才比較興盛,顯然是人們自己發明的玩意兒,沒必要拿香跟著拜。

這麼說來,難道傳說中的「阿飄」都是假的?

那倒也不盡然。

這個世界上雖然有許多的「鬼」,可是那些並不是人的靈魂,而是另一種生命,一種比人類出現得更早,跟隨撒旦背叛神的生命。他們受了審判,失去了身體,喜歡在水裡面活動。所以凡是海邊、河流、山溪之處,都很容易碰上。

我的膽子不大,當然不希望碰上「鬼」,而「鬼」好像也不希望碰上基督徒。不過事情就是這麼奇妙,在某一次戶外活動過後,我碰上了鬼,而且還和教會的弟兄合作,一起趕跑了這些鬼。

 alt

那到底是幾年以前的事,我已經忘記了。我只記得那一年我還是單身,還住在教會的男生宿舍。

那天似乎是一個假日,教會的弟兄辦了一個「相調」活動,意思就是你和我調在一起,我也和你調在一起,把彼此裡面的「基督」交流交流。很多家庭都帶著一家老小去了,像我這種單身漢也去了幾個。

活動的地方是坪林,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有一條溪流環繞我們的營地,溪流之中有很多魚蝦,溪流之上有很多遊客,遊客穿得很輕便,都在高高興興地玩水和釣魚,有的坐在石頭上說悄悄話。

我也玩得很高興,因為我喜歡水流漂過腳跟的感覺。我可以和弟兄姊妹一同唱詩歌,唱完以後在河岸隨意漫步,然後找一塊乾淨的石頭躺下來,享受片刻的悠閒時光。

本來我應該和大家一樣,到了晚上七八點才開始回家。可是有一位媽媽必須早點回去,所以開車送她的弟兄請我一起陪同,不然孤男寡女,顯得有點尷尬。正好我也有點累了,所以大家還在溪邊烤蝦、吃蝦時,我已經和這位弟兄先送這位媽媽回家了。

於是就在回程的路上,我們碰見了不該碰見的東西。

說起這位媽媽,真是可憐。

她才剛剛信主,可是因為婆婆拜密宗,而且拜得很厲害,所以信主以後她還是跟著拜。簡單的說,就是腳踏兩條船;又想信主,又不想得罪婆婆。

雖然弟兄們告訴她,這樣不好,因為妳又想脫離原來的國度,又把一隻腳留在這個國度裡,這樣不被黑暗的勢力攻擊才怪。而且妳不是體質很敏感嗎?以前不是被不乾淨的東西附身過嗎?現在妳信主了,被主潔淨了,不應該再讓自己陷入試誘啊!

可是這位媽媽膽子太小了,說什麼都不敢違逆婆婆。弟兄們告訴他,不是要她違逆婆婆,而是要她表明自己基督徒的身分,好好和家人溝通

她不敢。

我曾經跟著弟兄們去拜訪過她家,滿屋子都是符咒,連地板天花板裡頭都有,而且客廳就有一座很大的佛桌,裡頭供奉的偶像很古怪,眼神波光流轉,彷彿在監視著我們一樣。

我想,這位媽媽在家裡也是被自己的婆婆監視,片刻不得喘息吧!

現在這樣一位膽怯的年輕媽媽,安安靜靜坐在後座。我和開車的康弟兄坐在前座,正在通過一處隧道。

稍早我們經過了一圈又一圈的山路,山路上都是佛像;在霧氣之中,一尊又一尊站立的佛像沿著道路兩側冒出,透出一種詭譎的氛圍。

「出事了!」

出了隧道以後,康弟兄突然脫口而出。

「什麼事?」

「姊妹被鬼附身了!」

我嚇了一跳,仔細一聽,果然有點不尋常。本來細聲細語的她,喉嚨裡發出粗魯的喘息聲,好像男人一樣。

「那怎麼辦?」

「我們不能送她回家。先到會所。」

於是我們快馬加鞭,驅車前往教會的會所。沿途姊妹都沒有說話,也沒有攻擊我們,就只是痛苦的喘息。而我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一路為她禱告。

當然,我知道去了會所,就是要為她趕鬼;而想要趕鬼,自己一定要先站穩立場,不要有什麼破口漏洞。所以我裡頭開始默默認罪,求主耶穌的寶血洗淨我,遮掩我一切的不是。我不希望待會要趕鬼,反而被鬼恥笑,說我渾身都是問題

「好,我們來為她按手禱告。」

到了會所,康弟兄和我扶著這位姊妹坐下。他嚴肅地看著我。

「主耶穌!喔,主耶穌!」

我們一邊按手在這位姊妹的頭上,一邊大聲呼求主名,而且一聲比一聲更大。奇怪的是,姊妹裡面的「鬼」似乎很怕我們的呼求,開始呻吟起來。

一個年輕媽媽發出中年男人的呻吟聲,聽起來真是詭異!

那絕不是我們自行的想像,你可以明顯感覺到,有另一個人位在她裡面!

可是我們不管,就是一遍又一遍呼喊主耶穌!

呼喊到了後來,我們裡面覺得同心合意,滿有剛強爭戰的靈,於是我們就用主耶穌的名字吩咐那個鬼,叫他滾出去,離開我們的姊妹!

被鬼附身的姊妹痛苦掙扎,可是始終沒能擺脫我們的手,我們按在她頭頂的手。又掙扎了幾下,她便渾身癱軟,沿著椅子滑到地板上去了!

「啊,被趕出去了沒錯吧?」

我輕聲地詢問康弟兄,他卻一臉嚴肅地告訴我:

「還有一隻!而且更厲害!」

康弟兄又想了一下,當機立斷說:

「不行,我們再找幾位弟兄來!」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不住地禱告;我已經很多年沒有那麼認真禱告,可是當下的氛圍,讓你覺得不好好禱告真是不行!

我忘了弟兄們多久才來到會所,不過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真的來了。當教會的長老帶著三位弟兄走進會所,我突然如釋重負。

是的,光憑我們兩個,或許也可以靠著主的名而得勝,順利趕出第二隻鬼。可是趕跑以後,我們會不會驕傲起來,整天想著自己有多麼厲害呢?

康弟兄趕過不只一次鬼,也許他已經不會輕易地驕傲了,但我肯定會的!

感謝主,現在六個人趕一隻鬼,就沒什麼可以誇口的了!

於是在長老的帶領下,我們六位弟兄一邊呼求主名,一起伸出手來,按在姊妹的頭上。不誇張,她立刻尖叫起來,而且是一種很淒厲的女聲,就像要把大樓給震垮了一樣!

──主耶穌啊,現在是晚上八九點,住戶們會嚇死的!

幸好第二隻鬼也沒有掙扎太久,很快她就被趕了出去。弟兄們扶起地板上虛脫的姊妹,開車送她回家,而我就住在會所樓上,所以獨自走上了三樓。

那一個夜晚,我失眠了。

因為第二隻鬼悽慘的嚎聲,彷彿走進冰冷的地窖,讓我渾身不自在,連走到飲水機那裡喝水,屋頂都好像快要滴下冰珠,直直插入你的腦門。

alt

 

那一位姊妹後來怎麼了,我沒有再追問

我只知道她若是全心信靠主,愛主,她不會再有地位留給鬼,讓他們隨心所欲地纏磨上。

問題是,她願意這麼做嗎?她願意奉獻自己,讓自己一直被神潔淨嗎?

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主耶穌,顯然我們只能被鬼打趴在地上。然而神並不喜悅鬼,祂乃是喜悅人,揀選我們這些軟弱的人作祂的器皿,又給我們驅趕鬼魔的權柄。

正如馬可福音最後一章說的:

「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在我的名裡趕鬼……

又如提摩太後書說的:

「所以人若潔淨自己,脫離這些卑賤的,就必成為貴重的器皿,分別為聖,合乎主人使用,豫備行各樣的善事。你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慾,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義、信、愛、和平。」

人是一個器皿。我們若不讓神住進來,或者不專一對準神,就會有別的東西住進來,霸佔我們這個人,使我們不能成為神尊貴的器皿。

然而被鬼霸佔了身體,雖然很嚴重,但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更可怕的,是我們被許多事物霸佔了心思,整天繞著那些事物打轉,而自己卻一無察覺。因為這些事物不會發出悽慘的嚎聲,也不會讓你彷彿走進冰冷的地窖,渾身打顫。相反的,我們可能會過得很愉快,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被解決掉。

這些事物,恐怕才是更大的鬼,而且比真正的鬼還更苦苦纏磨我們吧!

我承認,現在我身上也有許多事物纏磨著我,讓我不得自由。

幸好,不管是什麼,解決的辦法始終都是一樣的。

不是物質的十字架,不是大蒜,不是什麼奇妙的法器。而是一個全心信靠神的人,還有簡簡單單的禱告。

而最簡單的禱告,就是呼求主耶穌的名字。

是的,一起來吧,在任何一個令你害怕、令你空空洞洞的時刻,一起來呼喊:

「喔,主耶穌!喔,主耶穌!我需要你,充滿我!」

 


延伸閱讀:

人生的奧祕-認識自己、認識神的第一步 手繪動畫 

[人生的奧祕#5]四件現在該做的事

你不可不知的鬼

你怕鬼嗎?

陳舜儀弟兄的觀點文章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56783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是一個讀科學的人。在我信主以前,我是個體質敏感的人,能看見或感覺的到所...
1970‧01‧01
水深代發
  這一個經歷是我在南部的時候發生的,當時我在鄉鎮的大專校園中服...
1970‧01‧01
李俊輝
【鬼從何而來?是死人的靈魂嗎?會抓人當替身嗎?透過聖經的啟示,討論這些問題的答案.....
1970‧01‧01
水深代發
我們下了船,爬到山崖邊過夜,等候下一班船經過時搭救我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昏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