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5‧22
【主愛學園】第四話:高人一等的視界
 
 
    第四話︰高人一等的視界 
 
 (前情請看-主愛學園系列
 
 
 
  從小,我就長得比同年齡的人高。
 
  常被叫著幫這幫那的,雖然心裡總會思考︰「為什麼高的人就得幫忙拿東西呢?」但等我想通時,事情已經作完了,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
 
  等到雙胞胎弟弟上幼稚園後,情況更嚴重了。
 
  「因為你是哥哥。」恢復工作的母親常將此話當作開頭,任意差遣我替弟弟們洗澡、換衣服、檢查作業、準備點心等等諸如此類的雜事,不管那時我是否在寫功課、準備考試、和朋友有約,還是想休息一下。
 
  為什麼身為哥哥就得替弟弟們做這麼多事情?
 
  先說明一下,我很愛兩位弟弟,男生是調皮了些,所幸他們都蠻聽話的。
 
  我也很愛我的母親,照顧雙胞胎所耗費的精力非一般人能想像,需用的開銷之大,單靠遠在大陸工作的父親的薪水,已經變得有些辛苦,使得母親很快便將兩位弟弟送入幼稚園,好繼續寫作的職業。
 
  這些我都知道,也能體諒。
 
  偶爾好不容易將弟弟們哄睡了,我總忍不住想起以前家裡只有我一個小孩子時,陪著我寫功課的母親,在昏黃桌燈的映照下,顯得宛若山陵起伏般優美的臉部線條。
 
  那時的母親跑到哪去了呢?
 
  我不知道。
 
  我有好多問題,卻沒有誰能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
 
  好比,當有人和你說︰「今天天氣真好。」正確的回答是什麼?
 
  抬頭看看天空,晴朗無雲,但是在靠近海平線的彼方,有層層稍陰的雲層,有可能傍晚就會下雨了,這時候該怎麼回答?
 
  「張準,你人高歸高,思考卻很慢呢!」
 
  對方忽然這麼說。
 
  他們疑惑的臉中帶著一抹「你這人有點怪」的評論,好像在我的身上貼上一個莫名的勾勾似的標籤,日後,藉著那張標籤,很快地找出與我應對的方式。
 
  每每總讓我覺得受挫。
 
  若我將心中所想的問題問出口,「你這人有點怪」的標籤便變大了,打在上面的勾也隨之加深加粗,彷彿直接畫在我的臉上。
 
  「哎呀!別想那麼多,活得輕鬆點。」有的人會這麼說。
 
  甚至,如果對方是大人,還會用有點衝的口氣說︰「問那麼多做啥?」
 
  我不懂。
 
  之所以讓我們接受義務教育,天天念書,時時考試,不就是為了培養我們擁有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嗎?
 
  為什麼不能想?
 
  為什麼不能問?
 
  這世上有這麼多的問題啊!
 
  等察覺時,自己已經開始翹課了。
 
  不過,說是翹課,比較接近提早放學,因為我總趁著掃操場時,將藏在垃圾桶中的書包帶過去,然後翻過被地錦藤纏繞幾近瓦解的低矮圍牆,就這樣離開學校,去海邊閒晃。
 
  我想要一段沒有任何人以度量衡眼鏡看著自己的時間。
 
  大海很好,無論何時總那麼遼闊深廣,在它面前,我那顯眼的身高變得像石子一般不起眼。
 
  活著真的好辛苦。
  堤防上有一位彈吉他的先生,他看到我這個身穿制服閒晃的學生,不曾說過任何要我回去學校,或是任何其他相關問題。
 
  碰見幾次後,他會對我點點頭,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多年,然後繼續彈他的吉他,而我則是站在離他有點遠的地方,看著像蛋黃的太陽沉入海中。
 
  直到某天,彈吉他的先生唱起歌,詞調簡單卻唱的深摯真誠,我受了吸引,上前攀問,我們就這樣認識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首歌叫做《聽我唱奇妙愛》,那是我受浸信主的契機。
 
  信主好棒!
 
  以往那些纏繞心頭的問題通通獲得解答,因為主就是一切問題的解答。
 
  更棒的是,弟兄說︰「只管信,不要怕。」
 
  多麼棒的應許。
 
  彈吉他也很棒。
 
  指法正確,就能彈出正確的音,沒有那麼多問題,也不會給你貼上標籤,忠實的呈現每一個音節,然後,便能紡織成曲,化作當下的心情,藉此紓發出去。
 
  因著在家中母親總會要我照顧弟弟,沒有多少時間能練習,召會的弟兄聽了我的煩惱,說如果母親同意,可以將弟弟們帶到召會中,兒童排的弟兄姊妹們會幫忙照顧,同時,我也有時間和弟兄們學彈吉他,弟兄們則是會帶著我讀聖經,享受主。
 
  就這樣,我獲得了救贖,擁有了期盼已久的喘息的時間──可以不是哥哥、也不是高個子──單單純純只是張準的時間。
 
  多麼奇妙。
 
  當我總算能在青少年小排中司吉他時,弟兄說,有一天,主會讓我的所學為他使用。
 
  我不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直到現在。
 
 
  希望之秋療養院位於香柏木鎮一處靠近海邊的崖上,優美的風景和體貼人心的照護,讓全國各地的病患湧到此處,選擇讓自己人生中這段需要長期醫護的時間,能平靜安寧的度過。
 
  今天是我們一學期三次的課外服務時間,為此已準備了一個月之久,希望能讓這些癌症病房的病童們能開開心心,藉著神而得以從肉體的病痛中轉出,獲得精神上的平靜喜樂。
 
  所以現在我們一行包括李鷹翔老師,總共五人,頭上分別戴著昨晚趕工做成的「主」、「耶」、「穌」、「愛」、「你」的髮箍,隨著詩歌,帶著小朋友們帶動唱。
 
  「耶穌喜愛所有小孩,世上所有的小孩!」
 
  無論躺在病床上的,或是站起來的小孩或家長們,幾乎每位都跟著除了我以外的禱告唱詩社的社員們,一同左邊擺擺他們的手,右邊擺擺他們的手。
 
  小小的臉蛋上湧出興奮的紅暈,甚至有個還因為太開心了而開始喘氣,直到噴了氣喘藥後才平息下來。
 
  「一二三四五六七,有一件事最稀奇,七六五四三二一,我們都是神造的。」
 
  這首兒童詩歌將今日的活動帶到最高潮,幾乎每位小朋友都搶著說在他們心中是神造的東西,欲罷不能,我們費了一番工夫才將活動做了個結尾。
 
  可是到了離開時,我們仍被小朋友們巴住不放,他們紛紛抓住李老師的牛仔褲管、應祐忍的背包、葉芹馨的提籃或周泉靜的圍巾,一個膽大的則是好奇的摸著我的吉他。
 
  上學期有個名叫小勳的小男孩也是這樣,後來再去時,小勳拖著貼滿魚的貼紙的烏克麗麗,硬湊上來和我一起彈,雖音不成調,但他笑得很開心,一旁的爸媽則是紅著眼眶拚命拍照。
 
  今天沒看到他,會不會去做檢查了?
 
  等等再去邀他參加園遊會,小勳一定會喜歡鬆餅;若他不能過來也無妨,結束後再帶過去也行,葉芹馨已經教我怎麼用微波爐加熱了。
 
  來到護理站,我將心中的疑問提出,護士長露出恍悟的表情,拉開抽屜翻找一通,隨後,一只信封遞了過來。
 
  「小勳寫給你的。」
 
  「情書?」
 
  葉芹馨打趣的說,我卻笑不出來,因為護士長的淒婉的笑容,讓我的心生出一抹不好的預感。
 
  應祐忍用手肘碰了碰我,我愣了愣,拆了半天才將信封打開,是一張海洋生物的卡片,裡側則是有用蠟筆寫的歪歪斜斜的ㄒㄧㄝˋㄒㄧㄝˋ(謝謝),最後一撇拉得極長,線條歪歪斜斜,軟弱無力的畫到卡片的邊界。
 
  底下有一行潦草的原子筆字,應當是小勳的爸媽寫的。
 
 
  「謝謝吉他大哥哥,主耶穌愛你。」
 
  啊,是了,我想起來了,每次遇到小勳我都會和他說︰「主耶穌愛你。」這小子什麼時候學會祝福人了?
 
  「小勳他……」我遲疑地問。
 
  護士長略略皺眉,而後一嘆。「走了。他走的很安詳。」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療養院,來到商店街的頂呱呱,被小勳去世的消息弄得失魂落魄的我,完全不曉得李老師在說什麼,只覺得他的聲音像錄壞的磁帶般斷斷續續,時而清晰,時而沙啞。
 
  「你們看,老師這張拍得不錯吧!把你們帶動唱和小朋友也跟著跳的畫面,捕捉的一覽無遺。」
 
  李鷹翔老師像是在獻寶似的,將手機放到擺滿炸雞、薯條、檸檬紅茶、雪碧、玉米和芝心乳酪棒的桌上。
 
  「請老師傳到LINE社團,我們回家後上去抓。」應祐忍一面吃著薯條一面說。
 
  「嗯,回家看。」葉芹馨有氣無力地用吸管攪拌飲料。
 
  周泉靜則是開始點頭,她只要一靜下來就很容易睡著。
 
  大家說話的聲音,彷彿浮雲飄過般,略過而無痕跡。
 
  「你們要喜樂。感謝主,今天的活動很成功,小朋友們和家長都很開心,大家都很投入……」
 
  其實,事實上並非如李老師所言的如此美妙。
 
  有幾個小孩是被勉強來的,他們到了現場後便自顧自地玩神魔,從頭到尾不曾抬眼看過我們;有的家長則是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睡覺;有的雖然玩得很開心,卻忽然吐了,被家長和護士送回房的過程不停大吵大鬧……
 
  我想起小勳有一次也是這樣,血癌的治療導致他的頭髮掉光了,愛漂亮的他總戴著一頂小丑魚的帽子,有次卻因為帶動唱跳的太開心而掉落,他轟然大哭,媽媽連忙衝進來將他抱起安撫,但他卻朝著我頻頻伸手,那時候仍在司吉他的我,不知為何,就這樣放下吉他,將他抱起來,他笑了,那是非常動人燦爛的笑容,明明滾著眼淚和鼻涕,吐息充滿藥和頹敗的氣味,我卻覺得非常美,比兩個弟弟差一點點而已。
 
  為什麼小勳會死?
 
  為什麼世上有那麼多悲傷?
 
  我們陪這些小朋友唱詩歌禱告,到底對他們有多大的益處?
 
  我不知道。
 
  自從加入禱告唱詩社後,我一直以為主就是要我用吉他服事祂的身體,傳唱讚美神,將神的祝福帶給人。
 
  可是,小勳死了。
 
  我真的有把神的祝福帶給他嗎?
 
  應該有的,我常為小勳禱告。
 
  神啊,為何祢不救他?
 
  「張準?」
 
  一聲低叫,使我回過神來,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濕濕的。
 
  「廁所。」
 
  拋下這兩個字,我隨即起身衝去洗手間,啪的一聲將自己鎖在門內。
 
  「主啊,我不懂……」從齒縫中鑽出的音調是那麼的顫抖,我覺得心好痛。
 
  整個腦袋都被疑問塞爆了。
 
  為什麼?
 
  我不懂。
 
  主啊!我真的不懂。
 
  嘩啦啦的水不斷湧出,我用力洗臉到皮膚發痛,頻頻深呼吸,確認自己的眼睛沒有很紅後,這才離開洗手間,回到包廂。
 
  「我想去水族館。」這是小勳一直以來的願望。
 
  既然他走了,我想,至少我可以替他去一次,當作送送他。
 
  請店員將沒吃完的東西打包,李老師開車載我們到香柏木鎮海洋地理研究所附設水族館。
 
  這天,水族館的人比往日還要多,詢問後得知館內的海底觀測所闖進一隻即將生產的海豚,館方經過各方面的考量,決定開放參觀,不過,所有攝影器材包括手機都得存放在中心的服務台才得以進入,免得閃光干擾,所以館內除了單純的遊客之外,還來了幼稚園和小學等教學觀摩團體。
 
  知道此消息的我們也連忙跑過去,大家將手機和相機統一放在館方提供的袋子中,館方則是將存放該袋子的號碼牌交給我們,這才總算在額滿前趕到。
 
  寬敞的半圓形觀測房內是幽幽的深藍色,一道道波光的在房內來回巡弋,宛若被海水同化般靜謐深邃,所有的人都望著前方那片隔在強化玻璃外藍色世界。
 
  負責導覽和解說的人員們,正會同老師們維持秩序,我們比較大的人則是被安排到階梯最上方的位置,和坐在最底下階梯處的小朋友們區隔開來。
 
  「小朋友們,如果有人突然大聲你們會不會嚇一跳?」導覽員咬字清晰的問。
 
  「會。」小朋友們中氣十足地大聲答話。
 
  「海豚也是這樣唷!所以等下海豚出現了,大家能不能答應姐姐,小聲一點,免得把海豚媽媽嚇到,牠會很痛很痛的。」
 
  「好。」
 
  如果小勳還活著,並且恢復健康,他也會是其中一員。
 
  主啊,我真的不懂。
 
  屏息以待了數分鐘,一抹修長優雅的身影突然出現,射入海中的陽光將牠的身體映照一片波光瀲灩,不知為何,我突然想起母親的側臉。
 
  曲線優美的身姿在沙地上迴游著。
 
  忽然,下方出現一陣騷動,隨即我也看見了。
 
  「尾巴!」葉芹馨低呼。
 
  海豚媽媽的下腹噴出一陣淡淡的血後,牠將身子凹著C字狀,彷彿在無聲地用力似地,之後,小海豚的尾鰭出來了,海豚媽媽則是更使勁將尾鰭凹向沙地,過了一會兒,小海豚的尾鰭出來的更多,海豚媽媽的頭一拱,往海面游去呼吸,而後又開始迴游了起來。
 
  兩眼隨著海豚媽媽移動,仔細查看,依稀能看見小海豚在媽媽腹中的輪廓。
 
  小勳最喜歡魚,私底下探望他時,他常拿著海洋生物圖鑑對我說,將來如果能長大,他要當潛水員,天天在海裡陪魚兒玩。
 
  兩個弟弟也很喜歡魚,或許住在海邊的小孩子都是。
 
  那時我是怎麼回答小勳的?
 
  已經記不得了。
 
  海豚媽媽游遠了一會兒,又游近,潛水員拿著攝影機潛入後,海豚媽媽開始朝著潛水員打轉,隨即又將身子凹成C型,奮力的款擺尾鰭,最後則是將尾鰭抵著沙地不動,並上下甩動起來,海沙翻攪,視野變得模糊,這時,小海豚已被生出一半,背鰭也出來了。
 
  「海豚媽媽加油!」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這麼說,漸漸的,大家都開始小聲的附和。
 
  「加油,加油,海豚媽媽加油。」
 
  我也跟著緊握欄杆,低低的說著︰「加油,小海豚加油。」
 
  我相信小海豚肯定也在努力,牠也很想出生,看看這不公平卻又美麗絕倫的世界。
 
  「小海豚加油!」
 
  周泉靜的聲音突然飄進我的耳朵,再來是應祐忍的、葉芹馨,就連李老師也跟著給小海豚加油。
 
  不知為何,我突然好想笑。
 
  因為這間房裡應當只有我們五個人在給小海豚加油。
 
  但流出來的卻不是笑聲,而是眼淚。
 
  彷彿水到渠成般,身子已經凹成接近L狀的海豚媽媽,一個用力,小海豚伴隨血水滑了出來,紅色的血很快與海水相融消失。
 
  小海豚才落到沙地上沒多久,牠便奮力擺動全身,如泥鰍般滑溜的游了起來,沒有任何人教,牠便朝海面上浮,吸了一口氣,然後和與牠游去的海豚媽媽一同迴游。
 
  只是小海豚或許還不夠熟練,不像海豚媽媽游得優雅從容,小小的尾鰭奮力擺動的笨拙又可愛。
 
  牠誕生了。
 
 
  「讚美主!」李老師大聲的說。
 
  眾人歡呼,我悄悄抹去眼角的淚,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神聖的時刻。
 
  溫柔和徐的波光投射在這對母子的身上,是那麼的耀眼,那麼的奪目。
 
  啊……光是一個生命誕生在世上,就是一件值得歡呼讚美神的事情。
 
  主啊!讚美祢,讓小勳誕生了。主啊!讚美祢,讓小子有機會和小勳一同走過一程;主啊!為了世上許許多多的生命,讚美祢。
 
  主啊!雖然小子仍然很難過,但祢知道,小子裡面是阿們的。
 
  主啊!祝福海豚母子,祝福這房內的每一個人,祝福我們禱告唱詩社在希望之丘的活動,能將祢這位充滿祝福的神帶給人。
 
  小子也願意繼續被祢使用,儘管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被祢使用,喔,我是那麼的懦弱又小信,但我願意阿們。
 
  「好了,我們快去芹馨家練習煎鬆餅,下週就是園遊會了。」
 
  想到好不容易才在李老師和嚴教官的幫助下,我們以主愛唱詩團的名義,成功申請到唱詩展覽的名額,以及在香柏木樹下的攤位,我們非常期待,很早便規畫好要賣裝在印有「主耶穌愛你」字樣的紙袋的鬆餅。
 
  只是,很可惜,沒辦法帶鬆餅給小勳了。
 
  人生處處充滿遺憾。
 
  同時,也處處充滿神的憐憫和恩典。
 
  回程的車子上,坐在前座的我,遙望夕陽降臨的堤防,拿出吉他,彈起第一次學會的詩歌,這是我第一次自己起頭唱詩歌。
 
  在這樣的時刻還能唱詩,不是我有多堅強,而是裡面那位奇妙的神,正引領著我,回到祂的面前。
 
  「聽我唱,奇妙愛,是耶穌,從天來……」
 
  周泉靜跟著我二部合唱,我們的歌聲在沒有閒談的車內迴盪、迴盪,直上三層天。
 
  「哈啾!」周泉靜突然打了個噴嚏。
 
  「小靜,妳的草莓圍巾呢?」
 
  「好像落在療養院了。」
 
  打電話過去,確認圍巾真的在那裏後,李老師將車頭迴轉,重又往希望之丘開去。
 
  才剛踏入大廳,一名婦人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朝我們快步走來。
 
  「那個……我是圓圓的媽媽。」婦人疲憊的臉上寫著猶豫和衝動,滿佈青筋的手將草莓圍巾揉成一團。
 
  那是一張長期以來被擔心恐懼給摧折的母親的臉。
 
  「妳好,慢慢說。」李老師清亮的雙瞳中漾著溫柔的關懷。
 
  「剛剛我不小心睡著了。對不起。」圓圓媽媽顛三倒四的說︰「我很久沒睡好了……自從圓圓發病,我在醫院看見好多生老病死,每天都在擔心下一個會不會就是圓圓……可是,我剛剛睡著了,睡非常很好,明明你們那麼吵,又唱又跳的,但我睡著了……」
 
  「感謝主。」李老師說。「願主祝福妳和圓圓。」
 
  圓圓媽媽聽了這話,猛然抬起頭,掛滿血絲的雙眼定定地注視李老師。「我想問你們唱的兒童詩歌有出CD嗎?」
  「有的,會所有。」
 
  「我也想認識你們的神……我先認識,再帶圓圓認識。她也睡不好。」
 
  感謝主。
 
  我在心中悄悄地說。
 
 
  忽地,拳頭捶上我的肩膀,轉頭一看,原來是應祐忍,再隨著嘻嘻的聲音望去,笑得合不攏嘴的牽著手的葉芹馨和周泉靜。
 
  仰頭看著燦亮的天花板,眼前的世界一片朦朧。
 
 
第四話,完。
 
  (主愛學園系列
 
本作品版權由水深之處福音網持有,請勿擅自出版、製作電子書或作商業用途。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21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投稿代發
感謝主的憐憫與保守,使我在神的家中享受許多的豐富,也保守我在基督身體的配搭扶持中服事...
1970‧01‧01
投稿代發
我是葉青翠姊妹。青少年時因著聖徒們的照顧和成全,也因著學長姐愛主的榜樣,以及他們的關...
1970‧01‧01
投稿代發
親愛的朋友,願你們喜樂。 我的老家在彰化縣靠海的一個農村裡,我的家就坐落在...
1970‧01‧01
Christine Kao
最近電視上,轟轟烈烈的又討論起十二年國教。 實行了新的制度以後,傳出有許多...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