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0‧09‧15
趕快信耶穌 否則沒命-一個乩童世家的故事

escape

我永遠忘不了三十五年前的那個早晨,父親與我倉皇的跑到教會,穿越了排隊的人群,等不及作受浸前的談話,就懇請等候受浸的朋友讓我們父子先受浸。我們為甚麼逃命似的趕去受浸,成為基督徒?這要從我的祖先說起。

乩童世家,人鬼雜處

一百多年前,我的祖先從福建泉州的南安移民到澎湖望安。他們除了帶著一罈罈裝著蕃薯條、乾糧的酒甕,還帶著家鄉的宗教信仰,在這個小島落地生根。身為長子的阿公,按照傳統承襲這一套宗教習俗,阿嬤更將其發揚光大,不只幫人求神問卜、收驚、祭沖、安床位,還替人接生、看病。

父親十一歲時,正處日據時代末期,他離開貧窮落後的家鄉,到臺灣『找生頭』;只穿著一條短褲,惟一的一件上衣都因怕穿壞而拿在手上不敢穿,就坐著帆船搖搖晃晃的到了高雄。二十出頭時,他抓住了一個難得的機會,事業開始扶搖直上。不久,父親與母親結婚,並買地起樓,在當時相當繁華的鹽埕區擁有一棟三層樓房;而我,就在這裏出生。

因著父親的事業穩定,經濟情況好轉,阿嬤也就從澎湖搬到臺灣,與我們同住。她這一來,也把她的『事業』帶來,而且擴大營業;也讓二叔、三叔及二叔的兒子都繼承衣缽,成為乩童。我家有一個小廟,供奉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神明』,共有八、九十尊。有需要時,阿嬤與叔叔就會請牠們上身。當時我認為牠們是神明,後來纔知道牠們其實是鬼;我們常常生病與牠們有很大的關係。當這些大小鬼們吵架時,就把怒氣發洩在我們所有親戚的身上,讓我們得了醫生也找不出原因的怪病。牠們也常常題出種種要求,譬如:蓋廟、裝金身、多燒紙錢、牲禮要大…等,倘若我們沒有照作,就會拿我們出氣,甚至威脅我們,要我們好看。結果我家不是這個生病,就是那個生病,長年活在不安與恐懼之中。

喫藥像喫糖果

小學二年級那年,我得了一個怪病,手會不由自主的顫抖,父親還為此打我,怪我拿東西不好好拿。後來纔知道這是一種疾病,名為『小兒舞蹈症』。父親帶我至鹽埕區最好的小兒科看診,剛好醫生的博士論文就是研究這方面的,所以有充分的信心可以治愈我。只是治療的過程令我相當痛苦,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抽脊髓液,然後再打藥物到脊髓裏。折騰一年之後,我的病就逐漸痊愈了。

病雖好了,身體卻變得非常虛弱,必須每週去醫院『注血』,同時還得請護士每天到家裏來,幫我打葡萄糖與補針,母親也天天為我燉雞湯。總之童年的日子裏,過的是喫藥、喫補、打針、上醫院的日子。有一天,一位醫生從我家門口經過,我竟衝向前去狠狠得踢他屁股,因為實在氣不過他老是給我打針!

趕快動手術,否則會出人命

長期以來,我雖然不曉得在拜甚麼,總是按照阿嬤的意思拜這拜那。有時生病了,向牠們求一求,病就好了,對牠們也更加信靠與依賴,從未想到是那些大鬼小鬼在捉弄我們。直到我十一歲那年,母親胸部長了一個米粒大的硬塊,我纔感受到牠們的可怕。

鹽埕區幾位有名的婦產科醫生一致認為,母親應該趕快接受切除手術;可是我們日日所拜的鬼神卻藉著阿嬤告訴我們,不能找醫生,因為牠要治療。後來這個硬塊由米粒變成鵪鶉蛋般大小,再由鵪鶉蛋變成雞蛋般大,並且開始流血。此時父親驚覺不妙,醫生也不斷勸說,要趕快動手術,否則會出人命。但是這些鬼又附在阿嬤的身上,告訴我們牠要醫治,我們絕不能送母親去醫院。

除了母親生病,牠們又密集的藉著家中四個乩童向父親放話,要求為牠們蓋廟,並警告他,若不蓋,就要他好看!個性剛直謹慎的父親心想,倘若蓋廟,又是自己的母親和兄弟在作乩童,會被社會大眾懷疑是家族性斂財。經過多次人鬼談判,父親始終不向牠們低頭。

趕快信耶穌,否則沒命!

就在全家動盪不安之時,弟弟的級任老師來作家庭訪問。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看到我家發生的事情,就向我們傳福音,勸我們趕快信耶穌。但是在鄉下長大,沒讀過甚麼書的父親,對於信仰耶穌基督的事不是很了解,不敢貿然接受。於是,他去找長年住在我家三樓的莊姓房客商量。父親與莊先生情同兄弟。莊姓夫婦都是臺南望族之後,同時也是知識分子,父親每遇重要事情,都會請教他們;對於信耶穌的事,當然更不例外。畢業於教會學校的莊先生,一聽到有人向我們傳福音,馬上舉雙手贊成,勸父親『要快一點,若不信耶穌,會沒命!』此外,他還教我們禱告。當時我年紀不大,卻已經很懂事了,經常與父親討論要如何信耶穌;如何逃開阿嬤的攔阻,同時父親也開始每晚暗暗的到體育場禱告。

其實,在我小小的心靈裏,對基督徒有一種莫名的欣賞。替我看過病的醫生大都是虔誠的基督徒,疼愛我的小學老師也是基督徒,他們實在跟我小時候生長環境中所遇到的人完全不同,有一種高貴的氣質,並且充滿愛心。雖然我不知道信耶穌是甚麼,但是有人告訴我們有關信耶穌的事,心中是很高興的。

不久,父親顧不得阿嬤的堅持,迅速的把母親送到醫院動手術。這一下可不得了,我家拜的那些鬼通通來找我們算賬,藉著家中四個乩童不斷向我們放狠話。阿嬤怕我們去信耶穌,竟全日看守我們。在此同時,母親體內的白血球因放射性治療的緣故發生了極大變化,父親也在此時作了一個特別的夢。他夢見我家附近大水溝邊有一個鐵籠子,關著一隻母猴,有人準備要殺牠。父親趕快從水溝那邊跳過來,那隻『母猴』(亦是父親對母親的暱稱)卻沒有帶過來。父親突然驚醒過來,對此夢百思不解。

母親在三歲時就被抱給阿嬤作童養媳,結婚後作媳婦比作女兒還要貼心順從。對於阿嬤的要求,無論拜拜,或是給偶像作衣服、轎子…等等,皆百依百順,不惜花費一切;因此當我們勸她與我們一起信耶穌時,她實在放不下這沉重的舊包袱。不過,她也不排斥,願意跪下與我和父親一起禱告;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常來為她禱告。

獨一真神,我們來投靠你!

隨著白血球數持續下降,母親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十九日子夜時分,父親與我還是不放棄最後一絲希望,勸母親與我們一起信耶穌。最後,她終於卸下重擔,告訴我們:『好罷,我願意與你們一起相信這位耶穌。』講完,她就斷了氣…

父親頓時明白他之前所作的夢,發現這一切不是阿嬤的關係,而是背後黑暗的勢力太強。牠們來,就是要錢、要命!我們錢還有,命可是沒得賠的!對我們父子而言,這一夜真是漫長阿!等待黎明的心從未如此強烈…。

天一亮,父親就帶著我,逃命似的趕到教會。其實,我們並不知道那天上午有受浸聚會,到了教會,只見好多人在排隊等著受浸。認識我們的弟兄看到我們來,趕快向準備好要受浸的前面兩位解釋:『這父子是來逃命的,從撒但的權勢下逃出來,因為他們家還有重要的事情,請一號、二號受浸的人讓一下。』所以,我們是在那一個時代,惟一沒有經過受浸前談話,就受浸的特例。我們只知道主耶穌是宇宙中獨一的真神,我們來投靠祂!

棄暗投明,絕處逢生的感受,永世難忘…

母親去世,加上我們父子受浸,成為基督徒,這兩件事在家族中立刻捲起一陣相當大的風暴,所有的親戚一夕之間都不理我們,棄絕我們。阿嬤還振振有辭的說母親是被父親謀殺的,氣得搬出去。

阿嬤離開我家後,在幾個叔叔家輪流住,但不似在我家這麼舒適,一方面因為他們在經濟上比較困難,另一方面嬸嬸不像我的母親對阿嬤這麼孝順。有時一週還未結束,嬸嬸就用三輪車把阿嬤推到另一位叔叔家。裹小腳的阿嬤就這麼被推來推去,飽受折騰。不知推到了第幾個月,嬸嬸對阿嬤說,『大哥是有錢人,你不到他家住,老住在我們家作甚麼?』這樣一逼,阿嬤不得不回來了!

金光閃閃的厝?!

一天,我與父親正坐在店門口,看到許久未見的阿嬤走回來,真是高興,也不管她正唸唸有辭的在唸些甚麼,我就大聲喊著『阿嬤!阿嬤!』她一開口就罵我父親,說,『死播阿!死播阿!一間屋子裝滿了鏡子,金光閃閃,害阮要進來,攏進不來!』我心想家裏開店,當然都是玻璃櫥窗,但還是跟以前一樣阿!我趕緊出去,拉著阿嬤的手說,『阿嬤,阿嬤,進來阿!進來阿!』父親也趕了出來,問『阿母怎麼了?』阿嬤有點不敢靠近屋子,說,『夭壽阿,一間屋子裝得攏是鏡子,金光閃閃,你在沖瞎米?』我們忙著解釋:『沒有阿!沒有阿!』阿嬤說,『還說沒有,明明有,整間屋子攏是金光閃閃!』

阿嬤所用的『金光閃閃』這個辭,那時我不清楚真正的意思。過了幾年纔明白,從我們受浸那天開始,就遷到神愛子的國裏,有服役的天使在看顧著我們。阿嬤是一個天天與鬼相交的人,透過她特殊的眼光,必定發現我家已經有了一種說不出來、奇妙的大改變。

這三十幾年來,真是經歷主的保守與眷顧。幾個叔叔中毒太深,即便父親殷切的向他們傳福音,他們還是非常不容易相信,個個落得下場悲慘,只有我家蒙主的保守,過一個滿了平安喜樂並全新的生活。

回想母親過世的頭幾年,我因悲傷過度,又要面對來自親戚的指責,精神上幾乎承受不住,夜夜難眠,纔十五歲就服用鎮定劑。五年之後,我北上讀書,住在弟兄之家,受到許多造就與成全,整個人變得健康了。感謝主,如今我能平平安安活到半百,實在是主的憐憫。祂使我『從黑暗轉入光中,從撒但權下轉向神』,又因信入祂,『得蒙赦罪,並在一切聖別的人中得著基業。』(徒二六18。)並使我們全家得以進入現在所站的恩典中。當初簡單的相信『主是最大的,是宇宙中獨一的真神,勝過一切黑暗的權勢』,是絕對沒有錯的!

(伍俊英)

取材自臺灣福音書房福音見證集《瓦器裡有寶貝》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13566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生長在鄉下一個傳統的家庭,我母親是全村最迷信且拜得最勤的人,而我家兩代...
1970‧01‧01
陳舜儀
中元節快到了,每個賣場都在打折促銷。有些上班族為了方便,提早在週末拜拜,所以最近到處...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
1970‧01‧01
投稿代發
我們下了船,爬到山崖邊過夜,等候下一班船經過時搭救我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昏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