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0‧12‧20
倪柝聲身旁的最後一個人

『哭出來,哭出來好一點,舒服一點。』他這句話觸動了我的心...

但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

我曾於文化大革命期間,被關押在遠東最大的監獄─-上海市的提籃橋監獄。

一九六三年,因監房調動,我和一位倪伯伯(倪柝聲)被調在同一個樓層,同一個小組,並睡在同一個房間裡。

從此,我和倪伯伯結下不解之緣。

初進這牢房,我對倪伯伯很反感,因為他是小組長。

小組長通常是站在政府那一方,所以我懼怕他,不敢和他講話。

當時發給犯人的飯、水,都放在鐵門口,他常常坐在門口光亮處寫東西,因此東西都由他拿進來,

我認為這是他自願做的,所以從來不感謝他。

 

按照規定,犯人家屬每個月可以探監一次,送一點東西來。

我的妻子是一名教員,她每個月都會來看我。

一日她淚眼汪汪地前來探監,把最近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我,學校校長如何要求她要與反革命的我離婚,不離婚就交出工作證離開學校。

當時大陸的情況是,離開學校就沒有工作,無法任意謀職。

我妻子離開學校以後,一路哭著回家,頭腦一片空白,今後怎麼辦?生活怎麼辦?女兒怎麼辦?

回到家裡抱著女兒痛哭,沒有人安慰她。

她啜泣著:『我今天是賣掉手上的手錶,才來看你的,以後我不知道怎麼辦。』

當時我的妻子哭得很厲害,我卻流不出一滴眼淚。

五分鐘的探監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的妻子抱著小孩離開,我佇足看著她們沒落的背影,前途一片茫然,

我不曉得以後怎麼辦,我也不曉得她會不會和我離婚。

突然我妻子回過頭來,大聲叫:『你身體當心啊!』

然後就被獄警推著匆匆出了監房。

 

在獄警的推送之下,我回到牢房,牢房裡沒有桌子、沒有椅子、沒有床,我靠著牆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突然我發現我的手被人抓住了,使力卻無法甩開,

這時倪伯伯在我的耳邊輕聲地說:『友琦阿,哭出來,哭出來好一點,舒服一點。』

他這句話觸動了我的心。

因為在監獄裡規定不能大聲哭,倪伯伯是小組長,他應該要勸我說不能哭啊,哭是犯錯誤的啊,要好好改造才是。

我萬萬沒有想到他說,你哭出來,哭出來舒服一點。

於是我忘情地放聲大哭,哭得非常響,就算監警過來,罵我、打我、槍斃我,也無所謂了。

奇怪的是那天監警也沒有來管我,後來我哭得沒有力氣了,倪伯伯就拿毛巾給我擦臉,還倒水給我喝。

我們兩個人就坐在地上,從這個時候開始,我打破往昔的沈默,開始和倪伯伯說話。

我把自己的遭遇講給他聽,他也把自己的遭遇也講給我聽,我們的談話越來越投機。

 

在談話中,我知道他是個基督徒,並且有個非常愛他的妻子,

但他妻子的高血壓非常嚴重,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因此倪伯伯希望能早一點刑期服滿,好和妻子見面。

他還說,一個基督徒是不會反對國家領袖的,因為國家領袖是主讓他做的,並且向我傳起福音。

聽了他的話,我心想,我很清楚我自己是被冤枉的,這樣看來他也是被冤枉的,

因此我就問他:『你現在還信不信主?』

他回答:『你們不信,我信;你們沒有看見,我看見。』

這是他的原話。很簡單的話,我一直記住。

 

有一天,監警把倪伯伯叫出去,過了午餐時間仍不見人影,於是我幫他把午餐留著等他回來吃。

他回來後,面有難色地坐在地上。我趕緊湊過去問他:『他們叫你去做什麼?』

『他們要我放棄信仰。』他說。

『你答應了嗎?』

『我沒有答應。』他繼續說:『他們要我放棄信仰,如果我答應了,他們就讓我回家。』

我很驚訝:『你不同意啊?』

他說:『我不同意。和我一起去的還有兩個人,一個姓藍,另一個姓張。

這個姓藍的是上海一個很大的醫院的院長;姓張的是上海一個縣的縣長。

他們兩個在天主教中都是比較有名望的。』

我就問倪伯伯,他們兩個怎麼樣?

他說:『他們兩個都放棄了,一會兒你就知道。』過了一會兒監房的廣播喇叭就響了。

監長講話:『現在有兩個犯人,通過政府的教育改造,思想轉變了。

表現很好,願意公開放棄他們過去的信仰,放棄反動立場。現在他們兩個人自己講話。』

藍某和張某就一個個講話,他們先把自己臭駡一頓,又把天主教臭駡一頓,

說天主教是帝國主義利用的特務組織,是反革命,他們是上當受騙。

如今通過政府的教育,公開放棄這個迷信,脫離這個反動組織,徹底悔改。

他們痛哭流涕。他們講完了以後,監長就宣佈,現在經過獄長的批准(監長是監房的頭頭,獄長是整個監獄十個監房的最大的頭頭),他們兩個人提前釋放,今天就回家。

 

當時聽到這些話,整個監獄的犯人都震驚了,我也很震驚!

我兩眼盯著倪伯伯看,前幾天他還向我講,他和妻子如何恩愛,並且他妻子身體不好,隨時都有危險……

我心想,今天人民政府讓你回去,你只要講一句話,說放棄就好了,只要開一個口就可以回去了,你都不願意!

你相信主,相信到這樣的地步!我真是想不透。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曾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自由是多麼可貴呀!今天人民政府要給倪伯伯自由,但倪伯伯竟然可以為了主,生命不要了,愛情不要了,連自由也不要了!

他這麼愛主,這麼信主,我實在是深受感動!

並且我也知道倪伯伯這個人絕不是傻瓜,他這樣相信耶穌是有道理的,相信耶穌一定是很好的事情,所以我也要相信耶穌,我也要跟著倪伯伯相信耶穌!

從這個時候開始我覺得一定要信主,人人都要相信主,要脫重擔要相信主,要得平安要相信主。

 

中國有一句話,言教不如身教,我就是這樣看見倪伯伯在監牢裡的行事為人而得救的。

倪伯伯在監牢裡,他並沒有站在一個很高的地方,把手一舉,大聲疾呼:『朋友們!你們都要相信主阿!』然後幾萬個人得救信主;

倪伯伯也沒有在監牢裡和共產黨鬥爭、鬥到底,做英雄好漢。

他不是這樣,他只是堅持不放棄信仰。

也許他一生受了很多的苦,什麼也沒有得著,但是他得著了主。

他是瓦器,但在他這瓦器裡有寶貝!

是他,讓我透過他看到了主!

(吳友琦)

 

取材編輯自臺灣福音書房


延伸閱讀:

[應時的話#7]受到委屈.10句聖經的話

神不遺忘我的眼淚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42631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投稿代發
 即將揭示的故事乃是神奇、人所未聞的:歷史黑暗片段的倖存者和一條值得記述、...
1970‧01‧01
投稿代發
 這個噩耗令我措手不及,悲痛萬分!我強忍著眼淚,不敢將真相告訴他&hell...
1970‧01‧01
Neo
雖然先生從前事業有成,一對兒女可愛貼心,但在內心深處,我常感到孤單,因為依靠人無法不...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出生在臺南縣的六甲鄉,那是一個民風非常淳樸,甚至相當保守的小鄉鎮。我的祖父是個替人...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