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02‧07
不是貴婦-專訪梁曉榮姊妹
 
對於信主這段經歷,我並不是像一般人聽福音得救。
 
我很幸福,從小就出生在基督徒的家庭裏,爺爺、奶奶非常虔誠,父親也是主裏的弟兄。我們家有三個孩子,從小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爺爺、奶奶希望我們去教會,但總是大的孩子不想去,就差小的去;小的孩子不想去,就差更小的去,我就是我們家中最小的。那時我覺得這個差事很倒楣,後來回過頭來看卻發現,當我順服時,就蒙神的祝福。
 
每個禮拜天早上,我都會陪母親去菜市場。一回到家把菜放好後,下一個任務就是陪爺爺、奶奶上教會。其實,小時候我蠻享受教會生活的。當時我是在浸信會聚會,會所一樓外面有個花園,我很喜歡跑到那邊去玩,過了一段開心的日子。我也參加教會的唱詩班,從國小一路唱到國中,享受著詩歌的供應。即將從小學升到國中的時候,我因為羨慕受浸可以得到小禮物,就受浸了。
 
但你若問當時的我是否愛讀聖經、認識真理,其實根本沒有。到了上高中的時候,奶奶過世,我們家也搬家和爺爺分開,從那時起我就沒有再過教會生活。所以我國中受浸完,唱了幾年的唱詩班,高中就離開教會生活了,一直到我四十歲那一年才恢復教會生活。
 
 
alt
 
 是的,我的一生都在混和騙
 
我的求學背景其實不太好,不是名校出身,從小就是一個功課很不好的孩子,國中念放牛班,高中沒有學校唸。爺爺、奶奶幫我安排後,才能進華岡藝校,在華岡藝校念國樂科。為什麼會唸這科呢?原因是我爺爺是國樂教授,運用了他的關係及人脈,才把我弄進這學校。我雖然念音樂,但這幾年下來,我既不會彈鋼琴,也不會識譜。我的一生都在混和騙,完全是雅各的翻版(編按:雅各,以色列人三位重要的先祖之一,年輕時以詭詐聞名)
 
華岡藝校畢業後,我去德國念了三個月的語言學校。因為母親覺得不能只有華岡藝校畢業,還是要唸高一點的學位,因此經由朋友介紹,就到了德國。到了德國之後,我還是這個樣子,說著一口爛英文,我告訴老師:「我是來玩的,你也不要管我。」想想看,一個女孩子三個月在國外過生活,若沒有主的保守,後果真不堪設想。
 
後來我到加拿大唸書,進了設計系,也沒有好好念書,人家用畫的,我則是用描的。一直到畢業前,老師嫌我的作文寫得不好,希望我重寫,但我還是可以跟老師凹,騙老師說我快沒錢了,要回國了。和雅各一樣,我總是用自己的聰明在做許多事,現在回首再看時,發現到原來是神在其中看顧我。
 
這中間的幾十年,我過著流離失散的生活。甚至在青少年成長的過程中,我不斷看星座、算命、拜拜,生活完全得罪了神,但當時並不這麼覺得。我曾覺得信主對我而言只是一種義務,對主並沒有很深的認識。
 
爸爸住院,卻讓我找回自己
 
直到六年前,我四十歲時父親因心肌梗塞住院,然而做了支架之後,父親就再也沒有醒過來。後來他心臟有衰竭現象,結果又裝了葉克膜。當時我和姊姊非常慌張,人在慌張之下第一件事作的就是求神問卜。經過朋友介紹,我們去找師父,甚至還捐錢、放生,那位師父給了我一個好大的咒語,吩咐我鋪在我父親的身上。他告訴我,父親沒有醒來的原因,是他的七魂六魄正被收著。當時的我,已經不知道把主耶穌丟到哪裏去了,天天照著師父教我的方式跪拜。
 
有一天,我兒子居然告訴我:「媽,你這樣拜的方式讓我覺得好恐怖!」可是我當時覺得,唯有這樣作,我才能盡兒女該有的孝道。何況除此之外,我又能做什麼?我整天跑加護病房,心急如焚,天天唸經。即便作了這麼多,心中卻始終沒有平安。於是我問自己:「我到底在幹嘛?」
 
一次當我在哭泣時,我突然想到我的主,我不禁自問:「咦!我不是一個基督徒嗎?我到底在幹嘛?」這下我才忽然意會過來自己的身分,發現自己居然在做這種拜偶像、得罪神的事。我非常難過,一直地哭,不知不覺中開始呼求主耶穌的名字。
 
姊妹們,妳們幫我恢復了教會生活
 
後來,我在復興小學認識了一位家長,她是我們的姊妹,在學校舉辦了媽媽讀經班。當她得知我的情形後,就極力邀請我進入讀經班,這促使我慢慢恢復召會生活,成為一個新的起頭。我在媽媽讀經班又認識了另一位姊妹,她盡心竭力地服事我,當時她在台北市召會三會所聚會,就邀請我到那裏一起聚會。
 
當時我對聚會不太有感覺,就跟她說:「不然我先回我的母堂浸信會那邊聚會好了。」我回到浸信會後,過了一段「板凳基督徒」的生活。「板凳基督徒」就是坐在板凳那邊,一人在台上講道,眾人在台下聽道,每個月再按時奉獻。另外,他們每個月都會把牧師和講題貼出來,我就會看看,如果這個牧師和講題吸引我興趣,我就去聽;若是不好聽,我就不去。但那時候,讀經班的姊妹仍繼續邀請我,幾次後我就答應,去她那邊看看。
 
剛開始,我對召會的聚會方式很新鮮,每個人都可以站起來為神說話。我頓時感到有點壓力,因為在我之前的觀念裏,基督徒只要來聽牧師分享,頂多再奉獻財物一下就好了。來到這邊之後,不僅聚會方式不一樣,還有各式各樣的聚會要參加,有小排、禱告聚會等。這一切對我而言,實在是神的帶領。若是照著我的個人主義和屬世觀點,聚會可能只是個選項,我今天沒時間就不去了。但奇妙的是,神對我的帶領就是從聚會開始。
 
後來那位姊妹有感於復興小學的特別之處,因為這是一所私校,就讀的小朋友在物質方面跟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樣。再加上輔導課程比較缺乏,她就想:既然得榮基金會正在各國中作生命教育,那復興小學是不是也可以作呢?除了生命教育課之外,她又想開一個兒童讀經班。
 
我便想:「怎麼越來越麻煩?」我從一個板凳基督徒直到聚會,領受一些負擔後,又參加了媽媽讀經班、生命教育、兒童讀經班等,這些一點一滴地成為我生活的重心。過程中,主逐漸削減、拆毀我這個人,若按照以前,我會覺得:「這關我甚麼事?我有能力做這些事情嗎?」若不是神的帶領及呼召,我實在沒有負擔去做這些事。
 
我也曾想,自己從小功課差,有甚麼資格去作一個生命教育的老師?我有甚麼可以見證的?最後我發現,不是我們自己可以,乃是神呼召我們,把我們擺在這個位置上。我們領受這個負擔,去做就對了。以復興小學為例,某位家長的權力很大,而他卻是信密宗的,所以我們之所以能在裏面開課,不是出於人,乃是主為我們開路。
 
alt
 
不再當貴婦,而是一起下去做
 
回首看來,我感謝主的帶領,因著孩子在復興小學念書,使我有機會得恢復,跟一群愛主的姊妹們一同讀經,在召會生活中盡一點功用,這是我之前從未料想到的。因為我在未恢復聚會以前,整天過著貴婦般的生活。早上一起床,就在想今天要跟誰吃飯,要穿甚麼衣服,要去哪裡洗頭。再來就是講誰家的八卦,論斷誰家的孩子,要不就討論孩子要念甚麼學校,都是一些普世關切的話題。自從到了媽媽讀經班,弟兄姊妹使我看見,除了在這裡讀經,還可以回饋這個校園,因而我們開始陸續有兒童讀經班、生命教育課。
 
原先我對基督徒的觀念,就是主日奉獻兩個小時去聽道。但恢復後,事情可說是越做越多,禮拜一備課,禮拜二禱告聚會,禮拜三上生命教育課,下午有兒童讀經班,禮拜五又有媽媽讀經班,晚上有小排,禮拜六早上追求生命讀經,禮拜天早上主日會。以前一個禮拜七天都是別人找我吃飯,但現在我的生活全被召會生活佔滿。祂親自為我聖別時間,對那些屬世的纏累漸漸失去胃口,取而代之的,我對真理越來越有胃口。在此我經歷到,不是誰告訴我該怎麼做,而是神親自來帶領我。
 
結論
 
在父親的安息聚會上,我曾說了一段話:「我地上的父親雖然走了,但是我天上的父親來了!」要不是肉身父親的離去,天上的父親就沒有機會進到我的生命裏。雖然父親的離去令我悲痛,卻使我轉向了主。感謝主,前年我的女兒、兒子也都得救了!只要信靠主耶穌,我和我一家都必得救!
 
(採訪:葉德恩、朱敏華)
 
圖片來源:http://www.pinterest.com/karlafountain/
http://allforfashiondesign.com/wonderful-evening-dresses-for-elegant-ladies/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33052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吳明駿
 這幾天睡得不太好,因為腦海浮現了很多寫作題材,從時事、召會生活、乃至於職...
1970‧01‧01
投稿代發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從小在召會(教會)的兒童班長大。因著母親愛主,給我們姊...
1970‧01‧01
投稿代發
 在監獄裡面,每天晚上都讀一章的聖經,常常唱著「何等喜樂!何等喜樂!」就這...
1970‧01‧01
投稿代發
 「因著神的恩,我成了我今天這個人,並且神的恩臨到我,不是徒然的;反而我比...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