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2‧07‧04
驕傲與謊言──談談林益世,以及林益世們

「我百分之一百相信我老公。若有違法,在地方上絕對瞞不住。」--妻子彭愛佳,電視台資深主播

「看到相關的卷証資料,真的是非常的詫異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難掩哽咽難過的心情。」--律師賴素如,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

alt

一 淡定吧,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這幾天,台灣政壇上發生了大事。形象清新的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爆發了收賄、索賄的貪瀆醜聞。

根據壹週刊的報導,兩年前林益世擔任立法委員及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期間,協助地勇公司取得中鋼的爐渣鐵料採購合約,並向負責人陳啟祥收賄六千三百萬元。今年約滿以前,再向陳氏索取八千三百萬元;勒索未果後,地勇遭中鋼斷料,面臨倒閉危機。於是陳啟祥索性魚死網破,把內幕向週刊抖了出來。

對於相關指控,林益世自然矢口否認,並且以大動作提告週刊,還主動叩應政論節目自清。然而在檢調出示關鍵的錄音和文件後,林益世當場俯首認罪,舉國為之譁然,而總統、行政院院長和國民黨也態度丕變,紛紛表達了譴責、道歉或遺憾之意。

透過傳媒的強力播送,各樣證據已然攤開在陽光底下,其細節和來龍去脈就不必多加描述。究竟是一人做事一人當,或者背後有共犯結構,也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內。我只想藉此談談日常生活,和關於人性的一些故事。

不妨從政論節目談起好了。吃晚飯的時候,我喜歡看立場各異的政論節目來賓表演,琢磨他們的動機是什麼。這一次也很精采,有些一臉氣急敗壞,想把林益世和黨政高層切割開來;另外一些則痛心疾首,抨擊高層麻木不仁。說到激動之處,你拉扯我的手臂,我打斷你的話頭,只差沒有捲起袖子幹上一架。

和妻子閒聊了一會以後,我放下遙控器,自顧自地洗澡和寫文章去了,只留下電視機裡的高亢對話,持續在客廳裡轟炸著。沒有多久,妻子也轉台到偶像劇,編織小資的幻想去了。彷彿我們方才聊的內容,更多是科技大老的小三風波,而不是這起吃相難看的「官場現形記」。套句現在的流行語,對於林益世和背後可能存在的林益世們,我們夫妻倆十足「淡定」。

--真的淡定嗎?也許吧。

幾年以前,林益世還身先士卒,高分貝帶領群眾大喊「反貪污、反腐敗」,抨擊前總統的貪腐。曾幾何時,他也像清朝的和珅一樣,從抄人家產的急先鋒成為被抄家產的大貪官。一切正如傳道書所說:「江河往何處流,仍再流往何處。」「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作的事,後必再作。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既然都是老掉牙的故事,你不淡定,又能如何?


二 驕傲在敗壞以先,高傲的靈在跌倒之前

基督徒的使命是傳揚福音,本不宜對政治指指點點,惹來不必要的麻煩。但基督徒也不該自外於政治。使徒保羅在提摩太前書寫道:「所以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有權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十分敬虔莊重的過平靜安寧的生活。」

所以我思索著,自己究竟從中看到了什麼,又該如何為這樣的情形禱告。立即,腦海中閃過了一個熟悉的辭彙:「驕傲」。我不確定這是主耶穌給我的感覺,還是我自己的感覺,但我知道「驕傲」的確是一件很要命的事。

少年得志大不幸,這是前人早已說過的話。西方也有一句人盡皆知的諺語:「權力使人腐化」。但它們都沒有聖經的箴言說得透徹:

「驕傲在敗壞以先;高傲的靈在跌倒之前。」

「敗壞之先,人心高傲;尊榮以前,必有謙卑。」

少年得志本來不是問題,擁有權力更不是問題,但你若因此驕傲,等在你面前的便是不幸和腐化,便是敗壞和跌倒。

從史上最年輕的立法委員出發,由於兼具南部的政治世家、青壯世代和形象清新等優勢條件,林益世一路接受高層的特意拔擢,進而為史上最年輕的國民黨副主席、政策會執行長,今年春天又扶搖直上,成為史上最年輕的行政院秘書長。倘若這位得意的少年官能如履薄冰,或許就不會犯下重罪,跌破許多人的眼鏡,還扎得大家滿腳鮮血。

可惜他變了。從曝光的勒索錄音檔內容看來,林益世發言之猖狂,幾乎快要把自己高抬到行政院院長以上。「行政院這麼大一間,只有三個人在上班,院長、副院長跟我而已,其他人都是我們的幕僚。行政院只有兩個印章,院長和我,國營事業公司的新任董事長都是我決定、我在派的,為甚麼一定要8300萬,因為我現在的影響力和權力不一樣了。」

許多的罪惡都是從高傲開始的,隨著高傲必有謊言,接著就是各式各樣的惡行。正如撒但之所以由天使長墮落為撒但,並不是源於邪惡,而是因著他的美麗、尊榮和能力,起了驕傲之心。所以但以理書暗暗指著他說:「但他的心高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

--這豈不也是林益世身上發生的故事?

然而,這個故事只發生在林益世身上嗎?我並不是指著共犯結構說的。我想說的是,我們裡面是否也隱藏了一個林益世,等到機會來臨,便要跳出來發「驕傲」的瘋,讓人驚呼「真的是非常的詫異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呢?

回想自己的人生,是的,在我裡面的確隱藏了一個林益世。從小到大,甚至進到了教會生活中,我仍然不免於自傲或自卑。林益世不是別人,林益世就是我。如果我坐上了他的位置,如果我沒有主耶穌的憐憫,或許我會長出一張比他更狂妄的臉孔來。

真的,我們需要為我們自己和親友們禱告,也需要為在上位者禱告。但願神叫我們有智慧,對一切都看得清明適度。


三 我們以謊言為避難所,在虛假之內藏身

在我腦海中閃過的第二個辭彙,自然是「謊言」。

日光之下無新事,說謊是人類歷史的常態,甚至謊言本身構成了歷史的一大部分。就在2010年6月11日,也就是收受賄款以後不久,林益世在部落格上發表了《從政第一要件,清廉!》,一派神色自若,彷彿索賄的林益世不是林益世,而是另一個星球上的林益世。事件剛爆發的時候,他還特意叩應了某政論節目,近乎賭咒地宣示:「我絕對沒有收賄,也絕對沒有為索賄不成而施壓。」

不知道為什麼,儘管林益世長得很樸實可愛,還連說了兩個「絕對沒有」,我一直無法相信他「被抹黑」或「政治謀殺」的老調。後來我突然明白了,並不只是眼神閃爍,或者因為不夠理直氣壯露了餡。更深層的原因,是我自己也是一個虛謊的人,建構過許許多多的謊言,所以我聞到了虛假的氣味。

這真是悲哀。讓我告訴你們小時候的一個真實謊言。

很久很久以前,約莫是國小二年級的時候,我是我們那個小小班級的班長。事實上,整整六年我一直都在當班長,因為我功課好,又是學校老師的孩子。有時候中午睡覺時,我必須代替風紀股長職司風紀,看看有哪些同學頑皮不睡覺。不幸我是一個被交辦了任務就會很緊張的人,所以我總是全神貫注地巡邏著,深怕秩序混亂,有負老師的重託。

有一天,我又在午覺時負責巡邏。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上廁所。可笑的是當時我完全不知變通,對於「擅離職守」一事感覺難以啟齒。我左等右等,下課鐘老是不響,而老師也一直趴在桌上沒有動靜。終於,我的忍耐到了極限,尿水像淚水滑過臉頰一般,悄然無聲地從褲子裡漏了出來。

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尿了褲子,這是人生中多大的污點呀!於是我呆在原地,避免尿水滴到地板上,一邊盤算著如何掩蓋過去。沒有多久,我就想到了一個方法。這個方法不太聰明,但卻又勢在必行。因為,如果連試也不試,我非得當個尿褲子的班長不可了。

我若無其事地回到座位,一等老師醒來,立刻向她報告要換褲子。老師聞到了我身上的騷味,眉頭不覺皺了起來。於是我告訴她:剛才午覺時,某同學(當然是某個討厭的同學)舀了臭水溝的水,潑到了我的褲子上。

聽完這種外星人的瞎掰,老師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可是我一向忠厚老實,從來也沒有胡亂說話,如果處理不當,恐怕要傷了我的自尊心。

思索了一陣以後,老師走到某同學桌旁,把他給搖醒過來。

「某某某,你剛才有用水潑班長嗎?」

(完了,謊言要被拆穿了。)

要是老師笨一點,直接處罰某同學了事,該有多好啊!我捏緊拳頭,默默等著悲慘的命運。

想不到接下來的發展非常戲劇化。某同學大概是睡傻了,又或者他調皮的事做得太多,連自己都算不清楚;當老師質問他時,他想都沒想,竟然一臉愧疚地認罪了。

既然被告都「坦言不諱」了,老師也只好摸摸鼻子,就這麼結案了事。某同學最後當然挨了板子,而在高年級任教的母親也收到通知,要她給我帶來新褲子。一切彷彿都如常發展,我仍然是零缺點的好學生,而某同學仍然像馬克吐溫筆下的湯姆,是個靜不下來的野孩子。

可是我知道有些事情不同了。這是我第一次向外人說謊,而這麼拙劣的謊言竟然可以達陣,靠的完全是運氣。如果以後還有必要說謊,該怎麼布局,才能天衣無縫地掩飾過去呢?

我開始琢磨各種說辭,學習如何不動聲色,如何以九分真話夾帶一分謊言,以及如何善後。最後,我成了一個忠厚老實的騙子,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中,撒下一個又一個的謊言。

由於謊言的藤蔓過於茂盛,爬滿了整棟建築,甚至從地板中破土而出,最後這棟建築的原貌究竟如何,連自己也有點混淆了。這當然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可是我卻很少去觸及,甚至不願意觸及。

直到林益世的事件發生後,我想起這段往事,不禁捫心自問:

「如果當時謊言被揭穿了,我是不是會成為一個比較誠實的人呢?」

我並不是責怪當時的級任老師,但是我的確很想知道,如果她告訴我:不需要為了難為情而撒謊,後來的我是否會少一點謊言,而多一點真實呢?

不。我告訴自己,虛謊一點也不會減少的。不是我說了謊,所以才成為一個忠厚老實的騙子。虛謊根本就流動在我的血輪之中,虛謊就是我這個人。

以賽亞書中有這樣的一段話:「我們以謊言為避難所,在虛假之內藏身。」我完全同意。這就是我信入基督以前的真實光景。就是信主以後,我仍然必須常常認罪:「主啊,赦免我,我又說謊了。使我脫去謊言,不留在亞當這個舊人裡面,把我遷到你這個新人裡。使我照著你的形象,照著神的性情漸漸被更新。主啊,赦免我,更新我。」


四 你是另一個林益世嗎?

寫這篇文章當然不是只為了評論。評論的人實在太多,不需要我們搶搭熱鬧。

我寫這篇文章,真正的目的是想提醒讀者:你認為自己也是一個驕傲又虛謊的林益世嗎?

耶穌說,「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

如果你讀懂了這段話,那麼作為「林益世們」,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

正本清源之道,還是得從最本質的生命改起。

按照聖經的說法,我們都從亞當遺傳了生命,而亞當已經被撒但破壞過,接受了他的生命。撒但成了我們的源頭,我們所彰顯的大都是撒但。他驕傲,我們也驕傲;他是說謊者的父,而我們就是謊言之子。

神卻不是這樣。祂就是真實,在祂不僅毫無虛謊,更豐豐滿滿地作為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體。

因此神給我們的救贖和拯救之道,就是祂自己。當祂這永遠、全真的生命分賜到我們深處的靈裡面,藉著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操練,祂就要擴展到我們的心思、情感和意志,甚至是我們的身體裡,逐漸變化我們的全人。這些變化,當然也包括性情中那些最不堪入目的事物--我們的虛謊,我們的高傲,我們看似聰明實則愚蠢的種種思慮。

為此,神捨棄尊榮而降卑自己,親自來成為一個人,名叫耶穌,不但在地上活出一種高超而奇妙的美德,更藉著替我們死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一切的不義,並且從死人中復活,使我們能接受祂的分賜,開啟生命的更新和變化。這樣的更新變化不會一次到位,其間你仍會苦惱,仍時有軟弱,但總有一天,或許就是今世,神要把我們的生命、性情做得和祂一模一樣。

而耶穌這樣的降卑受苦,正如祂自己說過的:「你們中間無論誰想要為首,就必作眾人的奴僕。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至高的造物主從來不說空話。祂是怎麼的一位,祂就照樣說,也照樣做。若是我們接受祂,並運用祂住在我們裡面的生命,我們也能夠成為真實而謙卑的,活出一種優越合宜的生活,彰顯神自己。這當然比我們每天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要來得更有價值。

萬事起頭難。也許林益世事件提醒了你,是該有一個全新的開始了。

至於我,則受到了另一種提醒。我發現為在上位者的禱告太少,八卦話題說得卻太多。

所以我決定今晚和親愛的妻子說點悄悄話,告訴她我很抱歉,邀她每天晚上一起禱告,而不是每天晚上彼此惹氣。

是的,親愛的姊妹,我百分之百相信這是必要的。評論已經夠多了,今晚我們一起來禱告吧!


延伸閱讀:陳舜儀弟兄的觀點文章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351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生氣本身不是罪,但人常常氣到一個地步,放任自己,於是就犯罪了...
1970‧01‧01
投稿代發
知道甚麼是「遮罪蓋」嗎? 約櫃上面有一個遮罪蓋,為著替神的百姓遮罪,好使人...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們得救以後是不應該再犯罪的。約翰福音第五章,記載主耶穌在畢士大池邊醫好...
1970‧01‧01
陳舜儀
 (本文為2015年案件發生一年後所寫)  今天一早起...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