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4‧05‧30
信與見:詩歌與詩人的故事(二)倪柝聲
 
 
249首「有日銀鍊將要折斷」唱出了芬尼•克羅斯貝一生清心愛主的故事。
 
用雙眼,她看不見;憑著信,她不覺苦。她四處傳福音報喜信,成為多產的詩人和福音的同工。她的成就,使她在晚年受當代人們的尊重推崇,實在是實至名歸。
 
詩歌本中另有一首詩歌,也是寫看得見、看不見的故事。但它,卻是在另一個更深的領域裡。
 
 祂的臉面祂的天使常看見,但不認識祂的大愛;
 祂的聖徒雖認識祂愛無限,卻未看見祂的丰采。
 
這是第303首。它的作者是倪柝聲。
 
 
芬尼看不見周遭的世界。她的「看不見」,是別人造成的。她被迫與五彩繽紛的世界隔離,卻因為愛主而看見所有屬靈的祝福。主也以她屬靈成就的彩飾,回報她渴望見主的一生。
 
倪柝聲未看見他職事的亨通。他的「未看見」,可以說,是他自己選擇的。
 
倪柝聲自幼天資異稟,讀書能一目數行,且過目不忘。他得救之後,對真理的領悟力、屬靈的洞察力、與生命經歷的深刻,點點都是超乎常人,無人可及。他原可以憑他屬靈的恩賜,走一條到處受人歡迎、到處受人景仰、到處都有看得見的祝福榮景的道路。但他卻選擇跟隨他的主,為著召會的建造背負十架,寧可孤獨,寧可被負。
 
這路越走越窄,越走越絕,越走越看不見環境的印證。明知是「一去就不再還原」,仍一路走到「我信基督而死」。
 
十七歲,他得救信主。一得救,他就將一生奉獻給主。
 
十九歲,他心所鍾愛青梅竹馬的女孩不願接受福音,甚至譏諷決意服事主的倪弟兄。他在禱告之後,放下多年的感情,對主說,「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那年,他寫了詩歌「主愛長闊高深,實在不能推測...」,開始了他一生事奉主的職事。
 
二十一歲,他不願走復興佈道的路,到處去遊行傳道,享受名聲;卻寧可忠信跟隨使徒的腳蹤,領受主的託負,建立地方召會。他的堅守真理,得罪了與他配搭帶領的同工弟兄們,在一次倪弟兄不在場的聚會中,他們將他革除。原本義憤填膺的倪弟兄,在搭火車返鄉的途中,再次被靜默的羔羊基督折服。在終點福州車站聚集著一群一樣義憤填膺的弟兄姊妹,他們在等候倪弟兄,預備支援他,為他表白。火車進站,他們卻沒有見到他。他悄悄的在前一站先下了車,避開了那個場面。
 
這年,他寫下詩歌:「我若稍微偏離正路,我要立刻舒服...」
 
他仍舊跟隨他的羔羊救主,卻不需為是非聲譽辯駁表白。
 
他說:「我的眼睛一閉起來,就看見地方召會的產生...」
 
五十歲,他因信仰而入監。
 
七十歲,他死於勞改營中。
 
他在獄中那二十年的生活,應是他與他所愛的主最私密、最深刻的經歷。他成為基督良人「關鎖的園,禁閉的井,封閉的泉」。他對祂的愛,只有祂知道,只由祂獨享。
 
他在最後一封家書中寫道:「我仍維持心中的喜樂」。
 
他用最後的力氣,寫下:「我信基督而死」。
 
他死時,沒有人知道他的景況,沒有任何親人或弟兄姊妹在他身邊。
 
在勞改營坐監的二十年間,他雖然停止了一切的事工,連向他親愛的主歌唱的權利也被剝奪,但他卻不知道,他的職事正如涓涓細流,默默地在滋潤著全球屬靈乾旱中饑渴的尋求者。
在蘇聯,無神論鐵幕中基督的尋求者用各種方法翻譯、手抄、照相、打字、油印,秘密傳閱著他們所能取得的倪柝聲著作。
 
在非洲,失望灰心的傳道人讀倪柝聲的小冊子而堅定了事奉主的心志。
 
在美國,基督教界年輕神學家、傳道人藉由倪柝聲的著作,認識了被宗教傳統掩蓋多年的聖經真理,翻轉了他們的一生。
 
全球各地,一處一處、數以千計的地方召會,藉著他的職事和他忠信的同工,在各邦國、各民族間逐漸被建立起來。直到今天還在繁殖擴展。
 
一位當代美國基督教研究機構的帶領人說,倪柝聲是自孔子以來,影響西方思想最大的中國人。
 
但是,在離世前的那二十年間,他被隔絕在勞改營裡,這些,他全都「未看見」。
 
這是他的詩歌:
 
 祂的臉面祂的天使常看見,但不認識祂的大愛;
 祂的聖徒雖然認識愛無限,卻未看見祂的丰采。 
 他們不久也要看見祂臉面,認識祂的榮耀光明;
 但馬利亞曾看見祂的淚眼,知道祂心痛的情形。 
 
 我們快要完全知道我們主,已往從未如此知道;
 但是今日醫治傷心的摸撫,不是那日感覺得到。 
 那日雖有無窮無盡的讚美,卻無流淚迫切禱告,
 卻無傷心痛苦所得的安慰,也無困難所生倚靠。 
 
 那日雖有無比榮耀的冠冕,但無十架可以順從;
 祂為我們所受一切的磨碾,今日才能與祂交通。 
 進入安息,就再尋不到疲倦,再無機會為祂受苦;
 再也不能為祂經過何試煉,再為祂捨棄何幸福。 
 
 哎阿,為祂,機會已是何等少,所有機會快要過去,
 機會無多,為祂,蒙羞和受嘲,為祂,再來分心、分慮。 
 不久就無誤會、怒駡與淩辱,就無孤單、寂寞、離別;
 我當寶貝這些不久的祝福,我藉這些與你聯結。
 
 主,我羡慕早日看見你臉面,那是實在好得無比;
 但是,我也不願免去你試煉,失去如此交通甜蜜。 
 求你憐憫,使我充滿你大愛,不顧一切為你生活;
 免你僕人今天急切望將來,將來又悔今天錯過。
 
 
 
倪柝聲弟兄在主裏的經歷是如此的深,他的詩歌,那就更加深刻得難以領會言喻了。
 
如此一首愛主信主之人的詩歌,其實並不是出自寫詩者的靈感情操,這詩根本就是神在詩人身上的寫作。
 
事實上,神才是幕後真正的詩人,而寫詩的人,正是神的詩作。
 
倪弟兄十七歲得救,十八歲認識了一位屬靈生命極深的英國女傳道人-M. E. Barber-和受恩教士。 天資穎慧、屬靈悟性極高的倪弟兄,在和教士面前受教,十分敬佩和教士活在主面前的絕對。他非常羨慕和教士能寫又深刻又優美的詩歌,只是他當時尚未領會,那一首一首的詩歌,在和教士寫成發表之前, 早已由那位幕後詩人的手,在和教士身上經年累月的雕琢而寫就。
 
無論如何,青年才俊的倪柝聲也想寫詩歌。他自認已學了不少聖經的知識,但是還缺少詩詞的技巧。於是他開始認真熟讀、背誦唐詩宋詞。
 
他真是天資過人,文采又好,沒有多久,詩詞的創作原則也瞭然於心。
 
他覺得,可以寫詩了。於是,有一天,他一口氣寫了三十多首詩歌,第二天便興沖沖的拿去給和教士看看。
 
不料,和教士看也不看。卻不假辭色的告訴他,「你最好不要叫我看,免得以後你自己覺得不好意思。」
 
據說,和教士還告訴他,詩就像奶與蜜,「奶與蜜是一夜之間產生的嗎?」
 
詩歌,不是知識道理、節律韻腳的問題。詩歌,是神在你身上雕琢之後的傑作。
 
終究,神還是成全了倪柝聲弟兄寫詩的心願。祂,開始在他身上動筆了。
 
十九歲那年,神的手,指向他心儀的青梅竹馬同伴。倪弟兄順服放手,那年,他寫成第一首詩歌。
 
此後,神在倪柝聲身上書寫的手筆就沒有停止過。環境越難,寫得越多;景況越險,寫得越深。
 
到了這303首,已是倪柝聲壯年時期的詩作。
 
我們雖沒有一一看見神在倪弟兄生命中那些深刻的雕琢,但藉著他的詩歌,或可揣摩一二。
 
這首詩歌的第一節:
 
 祂的臉面祂的天使常看見,但不認識祂的大愛;
 祂的聖徒雖然認識愛無限,卻未看見祂的丰采。
 他們不久也要看見祂臉面,認識祂的榮耀光明;
 但馬利亞曾看見祂的淚眼,知道祂心痛的情形。 
 
首先說到天使。天使是侍立在神面前服役的靈,但牠們只是服役的靈,遵行神旨,卻不認識神的愛。祂的聖徒,就是我們,從未見過祂,卻認識祂的大愛。或者,如詩歌所說,雖然認識祂愛無限,卻從未看過祂的丰采。但我們「不久」就要看見。這「不久」兩字是何等的安慰。
 
接下來,就是這一節的最後一句。這裡有點奧秘:
 
 馬利亞曾看見祂的淚眼,知道祂心痛的情形。
 
究竟耶穌是為何心痛?
 
祂當然不是像當時在場的猶太人所以為的,是由於愛拉撒路而為他的死悲傷心痛。因為,祂就要使他復活了,何必為他的死心痛?
 
有人說,祂是因為人們不相信祂的能力而心痛。
 
這有點道理。
 
耶穌在得知拉撒路病了之時,刻意等候了兩天,等到拉撒路死了,祂才說我要去把他叫醒。並說,他們若信,就將看見神的榮耀。但是他們不信,只一味地埋怨耶穌不早一點來。因此,祂心傷痛。
 
但是,我們再仔細想想,祂馬上就要讓拉撒路復活了,祂的大能馬上就會被眾目所睹。他們的不信,即刻就要被征服了。此時此刻,何苦心痛流淚?
 
祂究竟為何心痛?
 
我們再讀馬大和馬利亞與祂的對話,我們會發現,耶穌當時所受的攪擾,是沒有人在意祂的臨在,沒有人在意祂的說話。馬大和馬利亞對祂視而不見;她們完全被絕境矇蔽壓垮。她們不能,甚至不願接受當下的祂。
 
祂對馬大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
 
意思是說,馬大,我就在這裡!你的兄弟拉撒路死了,你絕望了。但是我來了,我就是復活,我就是生命。
 
馬大面對這位近在眼前,自我表白的救主,竟用她的宗教知識,把「當下」的主遠遠的推開,遠遠的推到將來的永世裡去。
 
「我知道,我知道,到了那時我弟弟就會復活。大家都會復活。」
 
她說完後就藉故跑開,無心聽祂再講下去。等馬利亞來了,她也是一樣的態度。
 
「當下」的復活,「當下」的生命,「當下」的基督,就這樣被祂心愛的門徒一把「推開」。
 
當那聲石破天驚的「拉撒路,出來!」從祂口中喊出,當拉撒路應聲走出墳墓,原本不信祂大能的人都瞠目結舌地相信了。
 
但是,下一次, 當祂在困境中向愛祂的人顯現時,他們會不會又在絕望中把祂遠遠地推開?
 
他們是否只憧憬那日榮耀的願景,卻看不見今日同在的基督?
 
有了這點了解,應該有助於領會倪弟兄這首詩歌以下各節。
 
第一節可說是這首詩歌的前言,第二、三、四節則是經歷的主要內容。
 
 
在這三節中,一面寫著許多的苦難:傷心、流淚、痛苦、十架、疲倦、受苦、試煉、蒙羞、受嘲、誤會、怒罵、凌辱、孤單、寂寞、離別。另一面,在這些苦難中也有醫治的摸撫、安慰、倚靠、順從、交通、聯結。
 
在苦難中受安慰,在傷痛時得醫治,是一般人的渴望。但是,這首詩歌卻不是在這個領域。倪弟兄似乎寧可留在苦難之中,似乎捨不得進入安息。
 
有人受苦,是咎由自取,如毒癮、罪刑...大多數人受苦,是因為墮落的人性,如猜忌、貪婪、情慾、仇恨、傲氣、偏激...還有許多人受苦,是因為宇宙的敗壞:天災人禍、生老病死...所有人都盼望從這些苦難中得釋放。
 
但是,倪弟兄在這首詩歌裡,卻說他的苦難是應當寶貝的祝福。因為,他所提的苦難,不屬於上述任何一類。
 
倪柝聲詩中所提的苦難,其原因只有兩個字,就是第三、四節裡那許多的「為祂」:
 
為祂受苦,為祂經試煉,為祂捨幸福。為祂蒙羞受嘲,為祂分心分慮;為祂受誤會、怒罵、凌辱,為祂忍孤單、寂寞、離別。
 
使徒保羅說,我們受患難原是派定的。(帖前三3)患難是派定的,因為保羅選擇跟隨主耶穌的腳蹤,建立地方的召會,建造基督的身體。
 
一千九百年後,倪柝聲也選擇了這一條路。他的苦難,是他自找的。原因無他,就是「為祂」。
 
苦難雖不能避免,卻不是目的。「為祂」而有的苦難所帶來的,是「與祂交通」、「與你聯結」。這是何等超越的祝福!
 
所以,倪弟兄嘆說:
 
 哎阿,為祂,機會已是何等少,
 所有機會快要過去!
 
 
於是,第五節,從「祂」轉成「你」;從「為祂」轉成「求你」:
 
 求你憐憫,使我充滿你大愛,
 不顧一切為你生活;
 免你僕人今天急切望將來,
 將來又悔今天錯過。
 
主阿!求你憐憫!
 
下接:信與見:詩歌與詩人的故事(二)倪柝聲(續篇)

 

延伸閱讀:

基督徒的信仰與愛情—倪柝聲夫婦的經歷
倪柝聲身旁的最後一個人
信與見:詩歌與詩人的故事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9721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基督的兩次降臨 基督的降臨有兩次,這兩次的降臨不同。祂第一次來...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馬太福音二十五章十九至二十三節:「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箴言十五章四節說:「溫良的舌,是生命樹;乖謬的嘴,使人心碎。」溫良,就是...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盛水的器皿如果有一個洞,它裡面的水就要漏掉;這不是有水沒有水的問題,乃是...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