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2‧05‧15
唯有祂能告訴你:一個基督徒的愛情和婚姻之路

結婚以後,跨進了一個新的領域。回頭看看那些不婚的朋友,又看看教會中未婚的弟兄姊妹,有一些話想說卻說不出來。我想,把自己走過的路化為文字,見證主耶穌一路上奇妙的帶領,也許是比較合宜的方式吧。

以下就是我從小到大的一些愛情故事。

alt

生性靦腆的大孩子

我出生於台南的一個小康家庭,父親是一個職業軍人,母親是國小教師。他們生性中內斂、拘謹的一面,大多沈澱在我身上。當哥哥帶著弟弟去曾文溪看水鳥、找石虎的腳印時,我卻坐在客廳的地板上,靜靜看著中外文學名著。弟弟把開腸剖肚的蟑螂丟在眼前,我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突然從小胖弟變成了大孩子,個性卻還是一樣靦腆。當時,班上有一位情竇初開的女生,大方地向我表示想要和我做朋友。我當然知道「做朋友」是什麼意思,於是心中起了很大的恐慌,立即拔腿就跑。那個女生卻不放過我,也跟著拔腿追來。兩個人就這樣在校園中繞著好大的圈圈,一圈又一圈地跑著。事後我成了大家的笑談,那位女同學長大後卻成了警察,一年又一年地追趕著壞人。

 

專注於愛情以外

上了中學以後,開始對愛情有了嚮往。可是一面課業繁重,一面又有許多的好哥兒們要交,所以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不得已要和女孩子打交道時,我就眼觀鼻、鼻觀心,深怕一個不小心,看了不該看的地方。有些長得很可愛的女生,我還是在厚厚的畢業紀念冊上,才看清楚了她們的長相。

高中就讀台南一中,當了社團社長,開始熱衷於社會議題,暫時放下男女交往的好奇心。只是在路上、在火車上看到女學生,還是會很青春地把一中的書包甩來甩去,像一隻軍艦鳥炫耀深紅色的喉囊。

回想起來,是主的保守,使我在青春期沒有太被愛情攪擾。否則依我的個性,可能早就因為感情不遂,從某個高樓一躍而下。

 

被女生拒絕,絕食一週

十九歲的那年,由於高中三年很忙,就只有課業不忙,所以我沒有考上國立大學,默默來到了輔大。

當時,我雖然對主耶穌有了興趣,但更有興趣的卻是愛情。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在大一就和女生交往,彌補十八年來的空白。有一次,我跟著同學去台北跳舞,燈紅酒綠,回來時和同班的女生一起坐計程車,下車後吐了個稀巴爛。這個女生,後來就成為我鎖定的目標。

仗著自己文筆不錯,我在一夜之間連寫七封情書,像奪命金牌一樣地丟進這個女生的信箱。可是對方卻回了一封簡短的信函,說我們不適合。當下我受了嚴重的打擊,躺在床上不肯起來,也不肯去上課。室友也不敢說什麼,任憑我在宿舍裡躺了一週。我不吃飯也不洗澡,更不想刮鬍子,整個人就像荒廢的空地一樣長滿了野草。

那一天,自己一個人躺在房裡,心中忽然動了一個念頭:

「為什麼不呼求主耶穌的名呢?」

說也奇妙,我自己原本不知道如何呼求,那是初到輔大的時候,為了探望一個高中認識的學姊,大老遠跑到師大;學姊把我帶到一位弟兄那裡,討論了一些信仰問題,又教我如何呼求主名,與這位耶穌更親近。

於是在空蕩蕩的宿舍中,我開始一遍又一遍地呼求主名:

「喔,主耶穌!喔,主耶穌!主耶穌!我需要你!」

呼求著呼求著,鬱悶的心情忽然就開了。天花板上彷彿有一道瀑布,不斷地把喜樂澆灌下來。我知道自己在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要笑;我越是呼求,瀑布的衝擊就越強烈,笑得也就越開心。最後,一個微小的嘆息從心中響起:

「起來吧,洗澡吧,吃飯吧!」

我乖乖坐起來,把自己打理好,還外出吃晚飯。室友們回到宿舍,看著臉頰光滑的我十分驚訝,可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從那之後,我就積極跟著學長們參加聚會,參加教會的各樣活動。學期即將結束的某一天,我決定和這位救主立約,受浸歸入祂的名。寒假過後,我更住進了弟兄之家,和一群清心呼求主的同伴一同生活。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經過這些歷程,以為自己的情感不會再動盪。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知道我的生命仍然是很幼稚的;祂許可我在接下來的十幾年遭受波折,為要藉著環境訓練我,成為更合乎祂心意的人。

我還記得那是大一下學期的時候,家中經濟突然遭逢劇變。母親被互助會的會員牽連,欠下了七八千萬的債務。當時我因為有了一些學習,知道凡事都在主的手裡,沒有一件事是未經祂許可而發生的,所以我只是低頭敬拜,感謝祂給我機會,脫離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糜爛生活。

但在感情的事上,我又開始波動起來。看著未信主的父母因債務而爭吵,甚至惡言相向、分居南北,我不禁羨慕起教會中那些和樂融融的家庭。我下了一個新的決心,就是一定要娶一個教會的姊妹,而且要愛主的姊妹,建立起一個可以作榜樣的家庭。好友和富家女在外同居,我一點也不羨慕;未信主的女同學藉機接近我,我一概裝傻,讓她們知難而退。

然而說也奇怪,在幾年之間,我向教會的長老陸續提了幾個姊妹,但個個卻都是「現在進行式」,可說我的提名是百發百中。最後一次提名失利時,家中的經濟也越見困窘,我開始胡思亂想,乃至極度自卑起來:

「也許,神的旨意就是要我孤獨一輩子吧?」

「也許長老就是看我沒錢,不想幫我介紹姊妹吧?」

夜晚,我常在施工中的新莊運動公園繞圈圈,一圈又一圈;有時候躺在椅子上,希望就這樣等到天亮。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個人禱告的生活,沒有關上門與神私密交通的生活;一切都是很表面的,好像一棵植物沒有根,只能隨著河流往前而去;所以當暴風雨來臨時,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經過了一段灰心又沮喪的日子,我不再理會主耶穌細小的聲音,決定放棄學業打道回府,和母親一起留在家鄉打拚。

alt

人生中最熬煉的歲月

母親退休以後,一直在經營著幼教和安親事業。因此償還債務的本錢,除了土地、房產和積蓄,以及每年的退休俸,就是靠著這個事業撐著。 

為了幫忙母親,哥哥讀研究所期間幾乎都在開娃娃車,差一點滿江紅而被退學。現在我回到家中,自然也開心不起來。有時債主來了,還必須說些虛謊的話保護母親。被砸玻璃、甩耳光、用花瓶砸頭這一類連續劇的情節,在我們簡直是家常便飯,一點也不稀奇。有時當著學生的面被債主大聲斥喝,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罵盡了,回頭還得繼續上課,教他們做人處世的道理。

我作好一輩子埋首鄉里的打算,不再奢望建立自己的家庭。因著沒有任何娛樂,連電視都累到不想收看,所以我唯一的娛樂就是寫詩歌,把自己的苦樂都深深地向主訴說。在書寫的過程中,我一點一滴恢復對祂的愛情,也就從那個時候,我發現真正值得一輩子去愛的,就是主耶穌。

 

又一次遠離耶穌而流浪

又過了幾年,我默默向主許願:

「主啊,從小到大,我常常沒有把事情做完。這一次,我想把這一件好好完成。求你帶我完成大學學業。」

正好那時還債也到了一個程度,經過母親的同意,我開始準備大學考試。認真讀了一個月的書以後,我考上了師大,並且向教會申請入住弟兄之家。當年我學會呼求主名的地方就是這裡,主的帶領真是奇妙極了。

然而,當主的手活生生顯在眼前,竟也是再次流浪的開始。

二十六歲重返校園,當然很珍惜。於是我先是專注於學業,繼而有如夏天的蟬聲一樣聒噪,打從心底渴望起愛情。除了在大安公園繞圈圈,還每天苦搖呼啦圈一萬下,讓自己在一個月內瘦下十幾公斤。這樣,我的心離主耶穌越來越遠了。我又開始自顧自地提名喜歡的姊妹;可想而知,連續幾番失利以後,又把自己推向了無底的深淵。

「主啊,我已經快三十歲了,給我一個姊妹,難道是過分的要求嗎?」

「這不是別的,一定是你的意思。主啊,我討厭你的意思。」

越來越執拗的我把心一橫,乾脆沉迷於文學創作中。在反反覆覆要主不要主的掙扎中,我搬出了弟兄之家,住到遙遠的板橋去。即使還留在教會中,但卻已經心灰意懶,做個掛名的基督徒也就是了。

奇怪的是,越是不想愛祂,越發現自己不能沒有祂;越恨祂不為我預備,越發現自己是非常在意祂的。也許這種怨艾和夫妻之間的感情是很接近的,只是當時的我還是太年輕了,不能體會這些微妙的情愫。

 

奉獻自己的愛情和婚姻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當人放棄一切的掙扎,神就做事。

二零零九年的春天,我已經畢業了一段時間,對於結婚也已經不再執著,慢慢也恢復了一些聚會。有時甚至心想,一輩子單身也不錯。

當時我在業餘時間作武俠研究,很有一些成績,有些還是獨步全球的。結了婚,錢就要花在刀口上,不能隨便用在這些興趣上了。

這時一位比我年輕的弟兄卻跑來告訴我,他覺得我應該結婚了。如果我結了婚,或許就會積極起來,在教會中盡上更大的功用。

(難道你不知道,我就是為了這事弄得筋疲力盡嗎?難道你不知道,如果主沒有吩咐,現在的我不敢輕舉妄動嗎?)

(交往這件事,很容易傷害一個人,特別是我這種人,你知道嗎?)

(通常主比較祝福那些有用的弟兄,像我這種軟弱後退的人......)

雖然我心中在吶喊著,自我辯證著,但還是很客氣地告訴弟兄,說我會好好考慮。因為我已經不敢那麼自作主張,也不敢太快表態了。

我坐在沙發上,裡面輕輕轉向主耶穌,忽然感覺可以試試看。

也許這位弟兄找我,就是主的意思。他是我們那個小區的區負責,也許是主感動他,要他向我說話。所以我告訴自己:

「這一次,能不能不要堅持自己,讓主自由一點?」

我又對主說,如果要我成家,但願這個家能被你使用。

於是我把兩個名字告訴了這位弟兄。

經過一番安排,我開始和其中一個名字,也就是其中一位姊妹到一對夫婦家中,讓他們居中撮合,並且約定了第一次的晚禱。

在晚禱過後,我們又約定了下一次。掛上電話,我發覺自己還是非常迷惑,不知道這位姊妹是不是主所安排的。走在捷運站的月台上,我提著東西喃喃自語著:

「唉,好可怕,我已經不年輕了,禁不起再一次的挫折了。」

說也奇怪,心中輕輕冒出了兩句話:

「不要怕,只要信!」

好像一個人不經意地走過月台,輕輕地放下一個禮物。

我知道那就是主,於是低頭敬拜並感謝主。

果然,在第二次的晚禱中,我和姊妹彼此的心意相通了,不必說什麼就知道對方的意思,而且非常的喜樂。於是我們又敲定了第一次的約會。在母校師大的附近,我找了一個異國情調的餐廳,和她聊了一個多小時還意猶未盡。

當我準備送她回家時,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姊妹竟然對我說:

「我們不要坐捷運回去。走路回去如何?」

從師大走回板橋,大約要一個多小時。這種事情雖然我常做,但和一個女孩子約會,打死也不會想到讓她走路。想不到她竟然主動提了出來!

「好,我們走回去!」

這一段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是我永遠難忘的路程。我們走過萬華,走過溪水之上的大橋,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公車站牌,沿途有說不完的悄悄話。我牽著姊妹的小手,心想一輩子要是這樣走下去就好了。

從那天起我們天天打電話,一起禱告,問候對方今天好不好。

又過了十幾天,我打了一通電話,告訴她我們應該結婚。

 

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一年以後,我們順利結婚了,這位手牽手的姊妹成了我的妻子。

那一年,我三十四歲,在公司裡擔任一個卑微的職務,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成就,在教會中也沒有特別顯著。年輕時的銳氣多多少少磨掉了一些,看事情的眼光也改了一些,但整體來說還是很不成熟,不值得主為我打算什麼。

但我竟然等到了夢寐以求的姊妹,我的姊妹也一如她祈求的,得到了一個愛她的弟兄作為丈夫。

我的妻子不是名校畢業,不會任何樂器,唱歌也不是很好聽。

她對我寫的詩一點興趣也沒有,對我的武俠評論更是倒頭就睡,有時還會對書房中成堆的舊書有意見。

她長得還可以,可惜也不知道為什麼,常常突然就胖起來。

她不習慣「溫柔」這件事,反而像媽媽一樣管東管西,整天都在糾正你。有時候你看著她,會產生自己正被捏著耳朵的錯覺。

她得救才短短幾年,也不是特別愛主。

我們之間毫無共通處,除了容易發胖,以及都喜歡吃東西。非得多說一項的話,那就是我們都會盯著彼此,心裡想著: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人!」

可是她的確是我的另一半。我們之間不需要裝假,正如我們在主耶穌面前不需要裝假。我們一起禱告的時候,所有的差異和難處都消失了,彷彿回到那一天走過許許多多的路,走過惡水之上的大橋。只要主還陪著我們,我們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不會對前途感到茫然失措。我們甚至可以超越外在的環境,先為神的國和神的義祈求,也為許多黑暗中的人們祈求。

如果沒有主多次的攔阻,也許我永遠沒有機會得到這位親愛的姊妹。我的人生可能會是另一種人生,或許比現在的生活更令人欣羨。可是我卻比較滿意現在的人生,以及這一位無可取代的妻子。

是的,一切都是神的美意。仔細回想,是主耶穌奇妙的主宰,連我的悖逆和荒唐都能被祂調度,叫我在千折百迴中看見祂的自己,以及我的自己。

這樣的千折百迴不光是為著我,也是為著其他人的。在教會中常有許多未婚的弟兄姊妹。有時他們靜靜坐在那裡,什麼也不說,但他們的眼神卻告訴你:

「當然呀,你是已婚的人了,你不會懂我的感受。」

有時我會倚老賣老,試圖在三言兩語之間,傳輸一些人生經驗和大道理。另一些時候,我雖然什麼也沒說,卻在心中悄悄告訴主:

「主啊,是的,我不懂,但是你懂。求你幫助這位親愛的聖徒。」

 

結語:唯有祂能告訴你

alt結婚十個月以後,我告訴親愛的妻子:

「當年重返校園的時候,我向主許願,一定要拿到文憑,有資格參加全時間訓練。現在我就快三十五歲,快要到參訓的上限了,我該怎麼辦呢?」

全時間訓練是為青年人辦的一種訓練,讓他們可以在教會中更盡功用,其中也有好些人結業後成為傳道人,在全世界各地傳揚福音。

可是如果我參加了,就得辭去現有的工作專心受訓,而且會整整兩年離開姊妹,只在週末和特定假日回到家裡。姊妹當然告訴我:

「不可能,我不會答應你去的。」

又過了一陣子,她主動跑來告訴我說:

「算了,你這麼零零落落,我看你還是去訓練吧。」

我再度低頭敬拜主,並且在隔年的春天,成為最後一個遞出報名表的人。像我這樣一個失敗的基督徒,竟然能夠參加訓練,我還能說什麼呢?

現在我的故事已經說完了。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曲折了一點。由於沒有一個人能夠複製別人的命運,所以主也不會為你預備一條相同的道路。我所說的故事,對你也不過就是一個故事罷了。

然而河水雖然彎彎曲曲,最後卻都匯成一流,湧向浩瀚無邊的大海。當我們把自己給神一點點,神就能得到一個支點,把比全宇宙更大的寶藏給你,這一點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其間也許必須學習很多的功課,但每經一個功課,你就享受這個寶藏更多一些。

也許愛情和婚姻就是你現在的功課。當你努力為自己爭取什麼,有時什麼也不會得到。但當你把自己上好的愛情先給主,每天更新地奉獻一些些,或許就會發生比奇妙還要奇妙的故事。

這個故事究竟是怎麼樣的故事呢?

我也不知道。現在我只想唱這樣的一首歌〈唯有祂能告訴你〉:

 

若是你接受主的救恩,你的人生將會有奇妙的改變

也許你不信他們所言,但已有無數人見證了他們的看見  

你我原來都是局外人,但主耶穌的愛卻要臨到我們

只要你願意接受此恩,神的國及祂的道路就會向你顯現

 

這種得救才會發生的奇妙故事,唯有接受祂的人才能心領

使你不再疑惑生命的價值,所有的智慧都要開啟  

祂要將一切緣由都啟示給你,讓你知曉宇宙創造的奧秘

沒有人能夠知道你存在的意義,唯有祂,唯有祂能告訴你


延伸閱讀:陳舜儀弟兄的觀點文章

 

你一定也會喜歡的文章:

詩歌出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MGz_jLa068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53134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代發
21歲那年,我和認識才三個月的丈夫結了婚,當時我們都太年輕了,年輕到不懂得什麼叫「愛...
1970‧01‧01
水深代發
 這個噩耗令我措手不及,悲痛萬分!我強忍著眼淚,不敢將真相告訴他&hell...
1970‧01‧01
水深代發
  正確的婚姻觀 要有健康的婚姻,就必須對婚姻有正確的...
1970‧01‧01
Napa
如果你嫌你的配偶沒有氣質,沒有文化,沒有水準,那樣不夠優游風雅,不夠文質彬彬,不夠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