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5‧03‧12
【主愛學園】第一話:軟弱的貓咪

 

第一話 軟弱的貓咪

文字/米米爾,插畫/Zoe
 
 
 
  今天,是開學後的第一個週六,照理來說應該是大家奮力早起上課了一週後,得以補眠睡到自然醒的第一個假期,但是,我現在卻身穿深藍色底滾橄欖綠邊,代表二年級的體育服,和整個三年級的學生,依班級順序,一同列隊站在操場上。
 
  原因為何呢?
 
  因為……
 
  「大家好,今日是主愛學園開學後頭一週的週六,依照學園慣例,也是全校師生的收心長跑日。預祝大家都能順利完跑,請記得戴帽子、擦防曬,並且在路線圖上標示的飲水區補充水分,不得大聲喧嘩吵鬧。每一位在時限內抵達終點的學生,都能獲得一張主愛商店街的免費兌換券,至於兌換內容,因卷而異。」
 
  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的是主愛學園的校長先生,在秋老虎肆虐的九月初,還穿得住三件式西裝,真真令我佩服。
 
  「……最後一位抵達者,依照學園慣例,得在整個上學期擔當教官助手,職務內容包括升旗典禮擔當司儀、午休巡視校園等,除非,最後一位學生能在時限內抵達終點,那麼就沒有此項與我們新到任的嚴教官學習的機會了。」
 

  此話一出,台下的大家紛紛竊笑了起來,我看著台上面無表情的嚴教官,感覺無數視線掃射而來,隨即低下頭,緊握雙拳。
 
  今年絕對不能再跑最後一個了!
 
  想到去年的情況,真不是一個「慘」字能形容。
 
  個性向來怯懦低調的我,很不擅長運動,跑步什麼的更是最討厭了,偏偏去年才剛搬來,人生地不熟,更不曉得主愛學園居然有這個傳統,等到當週才知道已經太晚了,根本沒時間練習。
 
  當天跑完操場一圈已經累慘的我,剩下繞行香柏樹鎮一圈的路,都只能拖著疲憊的腳步咬牙前行,和那些土生土長,知道無數小路的同學們的前進速度,根本無法相提並論,結果就是,自己不僅當了最後一名,還成了教官的小助手兼小跑腿,升旗典禮站在講台上擔當司儀什麼的,真的是天底下最殘酷的處罰了!
 
  天知道從小我的聲音就被譏笑像老鼠,吱吱叫,超丟臉的。
 
  更不要提和不苟言笑的教官,一起巡視校園有多疲憊。
 
  所以,今年我絕對不要再重蹈覆轍了!
 
  為此,我不僅在暑假的時候排定練跑計畫,還厚著臉皮寫紙條請禱告社幫忙代禱。
 
  由此可見我真的是已經無所不用其極,聽說有效的都願意一試。
 
  更何況,聽說主愛學園的禱告社很靈,很多人都會私底下寫代禱單,投入禱告社的信箱中。
 
  沒想到之後他們居然找到我,暑假也陪我一起跑步,一起禱告,甚至還請田徑社的法蘭西斯學長教導跑上下坡的秘訣,真的很感激。
 
  雖然禱告的時候總覺得很尷尬,不過,每次禱告完,心裡都覺得蠻舒服的,呵呵!
 
 
  「小燈,發什麼呆?起跑了!」
 
  「啊!慘了。」
 
  發現排在我前面的同班同學雛菊,正在前方拚命揮手,我邁開腳步跑了過去,和大家同樣繞行操場一周,跑出校園,踏上香柏木鎮的街道上,陽光從兩旁的欒樹葉隙間灑落,搖曳的樹影被一雙雙穿著各式跑鞋的腳踏過。
 
  啊,漫長的收心長跑日,開始了。
 
 
 
  香柏木鎮位於一處兩面環山,一面環海的盆地上,可想而知,鎮內的路一點都不像城市裡又直又平坦,而是不停的上上下下,充滿各種小路和陡徑;學校並不禁止學生們抄近路,唯一的前提是不得打擾當地居民,但其實居民們都把這日當作鎮內特有的長跑節,在老房子前的椅子上,一邊和鄰居嗑牙,一邊加油的人大有人在。
  更不要提那些刻意不鎖門,方便學生穿堂而過抄近路的親戚朋友家。
 
  所以出了校園之後,很明顯的可以看見身穿體育服的學生們,像是忍者似的一個一個消失在轉角處、某間冰果室的門後、洋樓的拱廊外,甚至是架設在溫泉旅館的繩梯盡頭。
 
  當然,你會想,有沒有人偷吃步,騎腳踏車或是坐車?
 
  這個問題當年我也想過,後來才知道,使用這種招數的人,一定都會被發現,並且為人所不齒,所以實際上,除了中暑或是扭到腳的人,不得不搭上學校設置在各大飲水區的急救車回學校,基本上,大家都是用自己的兩隻腳前進,並且以能找到最短距離的小路為榮。
 
  而我這個沒地緣也沒人緣的外來居民,能做的就是腳踏實地的一步步前進。
 
  因為,一來我不會爬樹翻牆,二來則是不敢從別人家的前院後巷鑽過,因為香柏木鎮的路太太太複雜了,依照禱告社的社長應祐忍替我量身製作的計畫,照著學校的路線,也就是鎮內最大條的馬路跑,對我來說才最合適,並且,也不容易出差錯。
 
  再加上暑假時的練跑成績,只要今年沒有出現大差錯的話,我相信自己一定不會再跑最後一名!
 
  「啊……我不行了。」
 
  一名看似柔弱的學姊突然在轉彎處停了下來,我急忙扭身閃過,這才避免與她撞上。
 
  「抱歉。」學姊氣喘吁吁地扶著膝蓋說。「沒、沒被我撞到吧?」
 
  我一面跑一面回頭對她揮揮手,表示沒關係,然後順著右手邊的路繼續往前跑。
 
  我不敢講話,免得因此亂了呼吸的節奏,這樣很快就會累了。
 
  吸──吐吐,吸──吐吐,吸──吐吐。
 
  天空好藍,片片白雲緩緩飄移,空氣中特有的鹹味,隨風迎面襲來,老房子前一棵棵高大壯碩的龍眼樹,成了最好的遮蔭點,我機敏地在樹蔭下前進著,藉此躲避秋老虎的艷陽酷曬。
 
  海濤的聲音夾雜葉子摩擦的沙沙聲響,周遭一片靜謐。
 
  用繫在脖子上的毛巾,擦去額角滑落的汗水……等等,周遭一片靜謐?
 
  將看著天空的視線往周遭移動。
 
  咦?怎麼只有我一個人?
 
  從腰包拿出路線圖,我仔細比對現在位置。
 
  「嗯……學校在鎮的北邊山腳下,從東邊的主要幹線跑至位於鎮中心的商店街,便能繞鎮上半圈,回到學校,而我現在是在……龍眼樹巷……龍眼樹巷在……慘了,在靠近海邊的西邊,我怎麼會跑到這裡?」
 
  仔細回想,剛剛差點撞到學姊的時候,我順著路往右手邊跑了,那邊好像是一處岔路……不是好像,那邊就是一個岔路,一個往東一個往西,天啊!我跑錯了,而且跑到一半才發現。
 
  沮喪地在空曠的巷弄上停下腳步,我垂著肩,低著頭,汗水沿著下巴,一顆顆滴在柏油路上,形成小小的黑點,而後蒸發,消失。
 
  暑假期間的努力,一點一滴湧上心頭。
 
 
  想著自己透早爬起床,趁天色尚晚,還沒那麼熱的時候,開始練跑。
 
  在海邊被禱告社的人抓包後,他們幾乎天天陪著自己一起跑。
 
  和我同樣討厭運動,滿嘴藉口,但還是被拖著跑的應祐忍;總是一語不發,毫不費力就跑完每日目標里程,讓我妒忌得牙癢癢的張準;準備好喝的蜂蜜檸檬水和各種小點,給大家補充體力的葉芹馨;全程陪著我跑完,偷偷跑去刮痧,但從來不提的周全靜;以及教導我們跑步訣竅的法蘭西斯學長。
 
  這一切一切的努力,或許都要白費了。
 
  怎麼辦?
 
  深吸口氣,我要自己別放棄,兩隻眼睛努力在路線圖上尋索,試圖找出一條最快回到學校的路線。
 
  可是,不管怎麼找,都得再繞一圈才能回到主幹線,等自己跑到那裏時,大家早踏上通往校門的欒樹路上了。
 
  除非……搭公車才能趕得上,可是,我一點都不想這麼做。
 
  我會瞧不起自己的。
 
  那麼,現在怎麼辦?
 
  眼眶突然一陣酸澀,下意識的伸向口袋想拿手機,聯繫任何可能幫助我的人,這才想到,為了減輕跑步的重量,我把手機留在家了。
 
  「我還以為……以為自己不一樣了。」
 
  聽見自己哽咽的音調,覺得好丟臉。
 
  怎麼會這麼軟弱?
 
  只不過是跑跑步啊,就像周全靜說的,其實,就算又是最後一名也不會怎樣,大不了就是在給教官使喚一個學期嘛!
 
  為什麼我會這麼討厭?
 
  抬頭望著從葉隙間灑落的陽光,一道道光束將綠油油的葉子照射的閃閃發亮,高聳的電線杆、老厝上的風向雞、地上的落果、圍牆上攀爬的牽牛花、生鏽斑駁的公車站牌,梅花形的紅色老窗花,還有我這個因為一直看著天空而跑錯路的笨蛋,無一遺漏,萬物都沐浴在這燦爛的光芒裡,像是鍍了一層輕柔如薄霧般的金子般。
 
  因為……我好渴望自己能改變。
 
  希望自己能變得比去年的自己更強,更往前。
 
  但是……
 
 

 此時,周全靜說過的話,忽然冒了出來。
 
  「遇到事情的時候,就呼求「喔,主耶穌」,祂會幫助你的。」
 
  老實說,雖然覺得禱告社的人不錯,但是,我對於主耶穌還是半信半疑的,呼求什麼的真的好害羞。
 
  接著,葉芹馨在我問她為何信主時說的話,也浮現腦海。
 
  「其實啊!對我來說,信主很好玩。我們不是都很愛看小說啦漫畫啦,很羨慕故事裡那些奇妙的人事物和遭遇嗎?對我來說,信主後的生活很像活在奇幻的故事中,真的有神,也真的有從神而來的憐憫和恩典,只要信靠祂,因為『神的能力,是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神很喜歡軟弱的人唷!」
 
  於是,我小心翼翼地張望,確定四下無人後,以我那被形容像老鼠吱吱叫的聲音,喃喃自語道︰「喔……主、主耶穌。」
 
  然後,屏息以待。
 
  一片靜謐。
 
  「什、什麼都沒有發生嘛!呵呵。」我尷尬的笑了笑。
 
  一陣強風肆虐,刮飛了帽子,我連忙瞇著眼,努力追上被吹入小巷子裡的帽子。
 
  「咪──」
 
  虛弱的叫聲突然竄入耳中,我眨了眨眼,拿著帽子,沿著斷斷續續的叫聲朝巷子的深處走去。
 
  不多時,便在一排靠牆擺放的盆栽角落,發現一隻幼貓。
 
  牠的眼睛糊滿了眼屎,毛也都糾結成一團,全身抖阿抖的,看起來虛弱的好像快死了。
 
  「怎麼辦?」
 
  我又怕又擔心的抱起牠,幼貓像是有感應似的,一攀到我的掌中,立刻兩爪抱著我的小拇指吸吮了起來,然後發出好像撒嬌又像抱怨的貓嗚聲,隨即繼續吸吮。
 
  「啊……你肚子餓了啊?可是,我還在跑步,就要來不及了……」
 
  想到暑假期間每日早起的痛苦、跑完步腫脹的小腿肚、曬黑的皮膚、中暑的頭痛、法蘭西斯學長稱讚自己跑得好笑容、站在講台上的尷尬、最晚回家的無奈……小貓咪溫熱的身體和微弱的脈動。
 
  軟弱的我。
 
 
  「吼!算了啦!最後一名就最後一名。」
 
  將小貓咪放在帽子裡,我從巷底衝了出去,隨手敲了一戶傳出電視聲的民宅,詢問最近的動物診所,熱心的老伯伯開車載我去,當他知道我是主愛學園的學生,也曉得今日是慣例的長跑日的他,要我趕快回學校,說等放學後再來就行。
 
  「謝謝伯伯,已經來不及了……沒關係,我想在這裡,至少等小貓咪出來。」
 
  兩手扶著玻璃,獸醫動作俐落又細心的處理小貓咪,很快的,全身乾淨且餵飽的幼貓,睡在籠子裡被送了出來。
 
  「妳要養牠嗎?」獸醫師問。
 
  「我家不能養貓。」我怯生生地說。
 
  獸醫師的眼神瞬間變得冷淡,其中隱含一絲譴責。
 
  我立刻垂下眼睛,補了一句;「醫藥費我會付的,錢包在學校,放學後我就過來。」
 
  留下聯絡方式後,在老伯伯的指示下,我踏上了離學校大門最近的小路,並且,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因為我想,如果身體的水分都讓汗水排光了,眼淚應該就不會流下來了。
 
  而且我心中還抱著一絲僥倖,說不定……跑錯路的不只我一個,說不定我不是最後一名。
 
  可是,當我看到等在校門旁的禱告社的社員們時,便知道,期望落空了,今年,我又是最後一名。
 
  咬著下唇,要自己別哭,沒什麼好哭的,這是我的選擇。
 
  我……本來就是個軟弱的人。
 
 
  長跑日結束後,我被教官留下來巡視校園。
 
  是的,處罰從當天就開始了。
 
  新的教官,人如其姓,看起來很嚴厲,不苟言笑,做事情一板一眼的,這種人肯定很難商量。
 
  雖然如此,一想到獸醫師冷漠的視線、熱心的老伯伯,還有掌心殘留的餘溫,我還是鼓起勇氣問了。
 
  「教官,我今天能不能……和妳請一次假?因為……我答應要回獸醫院把錢拿給醫生。」
 
  「怎麼回事?」
 
  緊張又語無倫次地將事情說完後,嚴教官定定地注視了我好半晌,就在我覺得自己快變成石頭之際,她說︰
 
  「公貓還母貓?」
 
  「呃……不知道。」
 
  「公貓好,比較聰明。」
 
  拋下這句讓我摸不著頭緒的話,教官閃電般轉過身,繼續巡視教室,我只能跟上。
 
  好不容易結束後,我急忙跨上腳踏車,衝到獸醫院,沒想到嚴教官也在那裏,她不知道在和獸醫生說什麼,並且小貓咪就在她的手上。
 
  我衝了進去。
 
  「教官,我、我沒有說謊。」一股惱怒和尷尬令我全身發熱,眼眶酸澀的就要睜不開。
 
  嚴教官挑眉,像是會意過來的點點頭,然後轉身對獸醫師說︰「我要領養這隻貓,有什麼手續要辦嗎?打哪些針了?」
 
  「啊……嚴教官,妳……我還以為……」以為她跑來查證我是不是真的撿到貓。
 
  一股熱氣湧上我的臉。
 
  嚴教官用眼角瞄了我一眼,隨手將小貓咪放在我的掌心,牠隨即抱著我的小紙吸吮了起來,我的胸口滿溢無以名狀的暖流。
 
  我說不出話來。
 
  除了感謝。
 
 
  第一話,完。下接:第二話
 
  (主愛學園系列
 
本作品版權由水深之處福音網持有,請勿擅自出版、製作電子書或作商業用途。
 
 
 
 
 

想與我們一同線上聚會嗎?請按此加line與我們聯絡line.me/ti/p/-XZGtAXVxM

下載telegram ,加入水深之處telegram收文章通知 https://t.me/Luke54Taiwan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847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Esther Huang
 月亮代表我的心-這首華語音樂的經典作品,表達出當夜幕低陲時,面對自己無法...
1970‧01‧01
投稿代發
  弟兄:首先,我想要先謝謝爸爸,雖然你是軍人,對我管教有時嚴厲...
1970‧01‧01
投稿代發
我是苗栗客家人,從小就聽媽媽說,我是關聖帝君的義子, 每年總在誕辰的時候,...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問題一:向人傳福音的時候,往往都會說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甚至叫我們不要太迷信,都不知道...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