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0‧11‧10
中央山脈裡的山難求生

climb

這次登山活動為五天,地點是中央山脈『南一段』,共有二女六男八位隊員

前兩天天氣陰霾,但是沒有持續下雨,因此全隊繼續前進。不幸第二天晚上風雨交加,隔天早上在豪雨中拔營出發,眼鏡完全被雨水打濕,不時要用手指充當『雨刷』,方能看清楚前方路況。

另一詭異的狀態乃是氣溫奇低,接近零度,雨衣外層盡是霜,上午11點到達小關山時,學弟呈現失溫狀態,雙眼呆滯無法言語!大家都覺得學弟可能走不到營地,最終決議我帶著兩位體能較佳的隊員,背著帳篷、炊具和食物衝到目的地,先做好營地建設並準備好晚餐,學弟由其他隊員扶持慢慢走到營地。

有生以來的第一個禱告

出發之際,我有種不平安的感覺,於是我向神禱告我們這一隊能順利到達營地,這是我今生第一次向主提出請求,主眷顧我們這支隊伍,下午風雨有稍緩的跡象,氣溫也稍微回暖,但是營地的風勢依然不減,帳篷隨時會有『起飛』的危機,必需用好幾顆大石頭來鎮壓,不過在隊員的通力合作下,依然搭起舒適的家,並煮好熱水等後方隊員到達。

學弟到達營地時,落後約2小時,差一點就要摸黑走夜路,一切只能用『幸運』來形容,感謝在主的保守中,全隊都相當平安!

隔日清晨天氣轉好,大夥心情頓時輕鬆,但我卻有一種『回不了家』的莫名感受!覺得這裡充滿陷阱,往後路程絕對沒這麼簡單!第四天行程很悠閒,上午賞雲瀑、中午出太陽,晚上看星星。第五日清晨是晴天,全隊凌晨四點出發,早上五點半在卑南主峰看日出,七點鐘開始下山。

衝了!當道路成了瀑布

上午11點我們遭遇到另一個困境,因前兩日雨勢太大,涓涓細流竟成了瀑布!直接落在林道上,右方為崩壁、左方是垂直數百米的斷崖,此景象讓人目瞪口呆!全隊進退維谷,除了硬闖外,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此時我不知道是哪來的勁,鼓舞我向瀑布前進,隱約可見瀑布正下方有一個V形石縫,可充當穩固的踏足點,就這樣背著大背包,頭也不回地鑽入瀑布,水壓極大,足以將人壓倒在地,接著就是被水流沖下百米深淵!

或許是腎上腺素使然,激起了一鼓爆發力,硬是從瀑布下方穿過去,一腳踏到瀑布的對面,這一跨感覺像是從地獄進入天堂!後方隊友見狀,在團隊合作扶持下,紛紛穿過瀑布,過程有驚無險,只是人人都有種『重生』的莫名感受!

最後的斷崖

過此關後,我和隊友『進忠』的腳程較快,提前來到最後的斷崖,過崩壁時是傍晚六點,天色昏暗,此時走了14個小時已感到疲憊,6點40分我開始靠頭燈照明行進,但非常不巧,進忠的頭燈此時正好沒電!7點10分,伸手不見五指,今天是農曆7月16日,理論上是接近滿月的日子,但頭頂上只有星星但沒月光,地上一片漆黑,情況非常詭異,而兩人只能靠一盞頭燈摸黑前行,勉強找到去路,但是在八點鐘時我們被困住了,右方是峭壁,前方與左方是斷崖,唯一的出口只有回頭路!

正當苦無對策之際,我看到回頭路上有3個光點,再仔細瞧瞧,3個光點『不會動也不會轉』,確定不是隊友或其他人。以我的經驗,在之前的山難事件中,這是『奪魂』的警告!

事實上,我和進忠在攀登斷崖時,正好遇到10年難得一見的『月全蝕』(2007年8月28日15時52分~21時23分),因此大地一片黑暗,但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在這絕望之際,我感到沮喪與無助,腦海漸漸放空,突然間,我鼓起勇氣再次禱告,祈求主給我一條出路。

走上一個鞋子寬的刀山斷崖之路

禱告完後,我看到左方的斷崖有糖果包裝紙(表示有人來過這裡並由此通過),再向前走又看到其它紙屑,於是我開始在草堆石縫中尋找垃圾,而垃圾將我導引至斷崖邊,此時心中不免納悶:該不會是往下跳吧!繼續小心翼翼地向前行,前方確實是斷崖,非常深,頭燈向下照盡是一片黑暗沈寂,但中央有條路,非常恐怖的路,像刀山!只有一條細細的瘦稜脊,上方只有一個鞋子寬,無法合併雙腳站立,兩側深不見底,要通過此危險地形,比走獨木橋還要驚險!

我回頭提醒進忠:我們將走上一條今生最驚險的路程!我走第一個,踏上刀山的感覺並非最可怕的事,更我擔心的乃是:萬一刀山的盡頭沒有路,而是一個『跳台』該怎麼辦?我有辦法轉身走回去嗎?答案是只能前進不能後退,或許是信與勇氣使然,我硬是通過這約10米長的瘦脊,盡頭是條寬敞的路!人心籌畫他的道路,唯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接著換進忠通過刀山,不時聽到咒罵聲,但通過之後兩人臉上有掩不住欣喜,並立刻飛奔下山,走5分鐘後就見到光,包車司機已經在林道盡頭處等我們,此時我丟下大背包,迫不及待回頭尋找其它隊員。上達刀山時,斷崖上六盞頭燈一字排開,不停地向前穿行,但是之前看到的那三個光點呢?還在!但是位置在崩壁的最上頭。我順利與六位隊員會合並帶領他們下山,途中聊天時,才知道學妹在過斷崖時,一腳沒踩好滑落碎石坡,後面隊員向前撲,卻來不及抓住她,而是前面隊員聽到『啊』一聲慘叫,左手順勢向後伸,意外抓到學妹的手,才將她托住,狀況極為驚險,學妹也因此嚇哭,過程簡直就是災難電影的真實版!

驚魂後的平靜

因第五天走了約18個小時!回程路上大家都呼呼大睡。從藤枝林道出發到達台北,已是清晨六點,搭捷運回到家是七點鐘,洗澡、吃早餐、喝完拿鐵咖啡後就去上班!前一夜驚魂未定,一早卻來到辦公桌前,落差非常大!

當天晚上是隊員聚餐,大家都非常興奮,但我內心依然不平安,也不敢將『三個光點』的事情告訴其它人。星期一早上隊友急電給我通知一件噩耗,同社團攀登奇萊山東稜的隊友失足墜崖!昏迷三日後被主接走了,他是一位實力堅強、樂於照顧別人的好山友,我內心有如波濤洶湧,不但自責,也抱怨上天不公平,但千頭萬緒理不清,就是一個亂字。

感謝主,因他憐憫的心腸,將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若非神的保守,墜崖的那個人應該就是我!在這次登山活動中,我都擔任最危險的先鋒任務,若非主的托住,誰有把握能全身而退?在此之後又發生一些事情儆醒了我,漸漸的我將內心敞開歸向主,並時時為著我身旁的人禱告。

(蔡文馨)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15659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客旅貞吟
六月下旬有個週四早上七點,我才剛起床,就接到小兒子打來的電話。他次日有個重要考試,此...
1970‧01‧01
王得安
華裔美籍的NBA尼克隊球員林書豪(JeremyLin)2月4日以板凳控衛身分上場,表...
1970‧01‧01
水深代發
小學的時候,因著母親先接觸了教會,之後我就跟著父親和哥哥一起受浸,成為基督徒。那時候...
1970‧01‧01
水深代發
還沒信主前,我是一位自視甚高,不可一世的記者。由於從小就知道做人要奮發向上、認真努力...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