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後可以使用更多功能喔~
帳號: 密碼: 登入 註冊
2011‧08‧29
[9樣人生] 我的讀書會

初到那地時,大腹便便的我隨時可能瓜熟落地。當時剛從國外回來,還在找房子,去了當地的教會聚會,弟兄姊妹都很歡迎,幫忙找房子、搬家,孩子都還沒出生,有幾個姊妹就提著尿布奶粉來探視我。

alt兒子在出生的第二個月確診,開始服用癲癇藥。剛坐完月子就必須承受如此沉重的打擊,我抱著襁褓中的嬰兒去聚會,心不在焉。想起孩子的將來與我身為母親必須承受的,就手腳冒汗。我說不出甚麼美好的信仰經歷,更不可能帶著這樣的孩子跟大家去郊遊或踏青。安慰的話說一陣子,大家也都無言,說越來越好是騙人的,我的孩子可不是得了感冒,這是後半生必需與之共存的疾病。錫安與我的存在對眾人來說也是個功課,該怎麼安慰?該如何幫忙?如何拿捏問話的分寸?我受了傷,本能就是躲藏;對方說錯話,索性不找我了。於是我們客客氣氣卻疏離,散了會就各過各的生活。

直到那一天,我已經忘了到底是誰打電話來,她說,我們每週選個晚上一起讀經好嗎?

人的話幫不了我,那麼神的話呢?我裡面稍微的一點能力,幫我說了「好」。

於是讀書會開始了,基本成員有補習班名師、大醫院的小護士、牛肉麵老闆娘、托嬰的保姆,還有宅媽我。另外有幾位游移成員,誰願意或有空都可以來。我們的年齡從二十五至四十五不等,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只有天壤之別的成長背景、工作內容,單身已婚,國語台語,泛藍泛綠。大家下了班,吃了晚餐,八點到十點的空檔搶時間聚在一起。

補習班名師有兩個女兒,都會帶來陪錫安一起玩;小護士還單身,幫忙抱孩子,讓媽媽可以安心聚會。每週聚在一起,我們聊生活,你泡茶我切水果他帶點心,把聖經打開,一人一句,讀經文和註解,有感觸就分享,讀到艱深處,還會上網查資料,這個地方在哪裡?耶穌當時的路線怎麼走?這個字唸起來好拗口,有沒有甚麼特別的意義?

看到兒子,沒有人試著安慰我,把他當作正常小孩般的擁抱與接受。只是擁抱的時候會抱怨一下,錫安,你怎麼又重了?阿姨快要抱不動你了。漸漸的,我覺得自己比較正常了,離開了孤僻黑暗的角落,被她們包圍,我覺得溫暖,不會那麼想躲起來。她們也不會讓我躲起來。

補習班名師不時打電話給我,復健結束了嗎?今天不要煮晚餐,我幫妳把便當打包好了。妳和錫安都夠吃,隨便煮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不要嫌棄喔!

天下大雨,錫安感冒,我慌張的打電話問小護士怎麼辦?風雨這麼大,帶出去看醫生一定病得更重,可是不看醫生如果發燒怎麼辦?他有癲癇,一發燒更容易發作啊!

小護士當機立斷,下班前去藥局幫我買藥,她不開車也沒有摩托車,只好打電話給補習班名師,叫名師下課後幫我把藥送過來。

有一陣子,我連續幾個禮拜沒去讀經,每個晚上都和錫安窩在家裡。名師打電話來問:「嘿!你最近好不好?」

我悶悶的答:「不太好。」

「錫安又發作了喔?」

我說對。「你要不要下來?我和小護士都在樓下,我們載你去喝豆漿。」

瞄了一眼時鐘,晚上十點半,補習班才剛收場吧!她們都在樓下等了,我不好意思拒絕。上車的時候,小護士把錫安接過去,說:「安,姨姨好久沒看到你耶!」

關上車門,車子往前移動的剎那,我突然掩面哭出聲來。我一直哭、一直哭,補習班老師和小護士沒人安慰我,自顧自地在聊學生和病人的事,讓我盡情發洩。

覺得自己大約哭完了,我擦擦眼淚,說:「怎麼開那麼久還沒到?」

小護士說:「要等你哭完才可以下車吧?所以我們慢慢開。」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大家上班下班、我陪錫安復健上課。工作上的難關過不去,互吐苦水後禱告;孩子生病或長輩開刀,感嘆我們這年紀上有雙親下有兒女後,再禱告。我很少再說孩子的病,因為覺得他一輩子大概就是這樣吧!為他祈求也無法立即看見果效,但每次禱告到後來,大家總不忘記提到錫安。

那個晚上,我們讀到約翰福音九章:

耶穌經過的時候,看見一個生來瞎眼的人。

門徒問耶穌說:「夫子,是誰犯了罪,叫這人生來就瞎眼?是這人,還是他父母?」

耶穌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顯明神的作為。」

這一段讀完,大家都默默的,低頭啜茶,各自拿餅乾往嘴裡放。過了一會兒,我嘆了一口氣,說:「這段話好像在對我說的。」

在座的人望著我,全都猛點頭,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說,不是甚麼因果報應啦!還是做錯事神要懲罰人!這種說法太沒有恩典概念了吧?我們可是活在新約時代,神不像舊約時必須懲罰人,因為主耶穌為我們受死,祂成為我們與神之間的連結,更成為人的遮蓋啊!任何的難處,基督都為我們預備了夠用的恩典。主的恩典一定夠妳和錫安用的。

看著他們,我突然明白,他們都知道這段經文之於我的意義。但他們等我自己領悟,不願意踩我痛處。

我們繼續往下讀:

趁著白晝,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一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 我在世界的時候,是世界的光。 

祂說了這話,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 對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裡去洗。(西羅亞繙出來,就是奉差遣。)

他去一洗,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了。他的鄰舍和那先前見他是討飯的,就說,這不是那素常坐著討飯的人麼?有的說,就是他。又有的說,不是,卻是像他。他自己說,是我。 

於是他們對他說,你的眼睛是怎麼開的?

他回答說,那名叫耶穌的人,和泥抹我的眼睛,對我說,你往西羅亞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見了。

「耶穌的治療法有點噁心耶!」剛加入我們的一位年輕小姐笑著說。於是我們讀註解:

這裏的唾沫乃是從主『口裏所出』的,表徵主的話,神向著手中的泥吹了一口氣,泥土就成為人。泥象徵人,泥與唾沫調和,這表徵主藉著祂的話,將祂自己與我們調和。我們本是泥,當我們聽見了主的話,祂的話就進入我們這些泥作的人裏面。主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使他得以看見;這表徵藉著主的話,就是祂的靈,與我們的人性調和而塗抹我們,我們的眼睛就能看見了。

原來如此,主的話與我們調和,我們的心眼被打開,不再坐在死蔭裏,我們的腳於是被引到平安的路上。

保姆接著說:「至於洗嘛!那是一定要的,就像我現在帶的那個小男生,弄髒了不洗,一定會有細菌感染。」

有幾個月的時間,保姆星期一到星期五,24小時的照顧一個小男孩。一直到周末,爸媽才會把他接回去。

「主說『不洗會更瞎』,這是一定的,都已經看不到了,眼睛上還黏著一層厚厚的泥土,就算不是瞎子也看不到啊!」牛肉麵老闆娘很務實。

「可是,為什麼一定要去那個叫什麼池子洗?路邊洗一洗不就好了嗎?」補習班名師丟問題。

像一群好學生,我們找答案:

瞎子的眼晴被抹上泥之後,他比先前更瞎了,現在有一層厚泥遮蔽他的眼睛。主告訴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裏去洗。』那人去一洗,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了。那瞎子去洗,表示他順從主賜生命的話,所以他看見了。倘若他抹上泥之後,不願去把泥洗掉,這會叫他比以前更瞎。我們順從主膏油的塗抹,就使我們得洗淨,能看見。

這裡描述了一個瞎子、主耶穌和泥、瞎子的眼睛抹了泥、以及主叫這瞎子到西羅亞池子裏去洗。『西羅亞』這辭,意思是『奉差遣』,這是很有意義的。當我們在主的話裏接受了祂,並得到了祂膏油的塗抹,祂就將我們放在受差遣的地位上。接受主的第一步,主就差你到『水池』那裏去,就是『受浸』。從那時起,你開始每天接受『洗』,接受生命的靈在你裏面塗抹,你的天然與老舊被洗去,得著視力和亮光。

我們懂了。主來,帶著祂的話與他自己,當人接受他,第一次的洗就是受浸,浸入祂的名,斷開所有過去的鎖鍊。但在他基督徒的生活中,他必須不斷的接受這個洗,接受變化與成全,直到那日見主面。

我不記得自己是否每天都接受「洗」?只記得因為帶錫安不方便出門,我也覺得自己有點餘力,於是讀書會移到我家。復健結束之後,我趕回家幫錫安洗澡,做晚餐、切水果,等到大家都來的時候才泡熱茶。雖然辛苦,但我樂意把家打開,不是任何宗教的義務與教導,只是純粹因為喜樂,他們帶給我的喜樂。

大家都說我好不簡單,一個人帶小孩還願意把家打開,是啊,似乎我的憂傷在神的話中一次次被洗去,對信仰比較堅定了。

那次,補習班名師照樣帶著兩個女兒來,讀經前她宣布自己懷孕了!大家正興高采烈的談論這胎是男是女,她的兩個女兒和錫安在遊戲墊上玩,大女兒在彈玩具鋼琴,小女兒滿地爬,她爬得好快啊!錫安大她兩歲,她的成長卻已經追過哥哥了。仔細一看,我忽然發現小女孩的身上有紅疹。

「妳的小女兒還好嗎?要不要我拿濕疹藥膏給她擦?」我問名師。

她說:「喔,那個是玫瑰疹啦!前兩天發燒,現在沒事,疹子幾天之後就退了。」

大家繼續談著胎兒的性別,我的心,噗通一聲沉到最底。臉都脹紅了,我試著平穩語調:「那會不會傳染?錫安還沒有發過玫瑰疹!」

名師答:「應該不會吧!就算會傳染,一般也是三歲以下的小孩子才會得到的樣子……」

我心裡吶喊著,我的孩子不是一般的孩子!但我怎麼能夠發火?她不是故意的。

小護士看到我的表情,趕緊把小女孩抱起來,名師這才發現事態嚴重,一直道歉。沒有關係,我勉強笑著說。那個晚上,我把錫安關在臥房的木床裡,他怎麼哭我都不讓他到客廳。我無法專心,滿腦子想的只是,錫安如果得了玫瑰疹又發燒怎麼辦?

那晚的讀書會似乎結束得很快,所有人離開之後,我把窗戶全部打開,用酒精調水擦沙發、桌椅、廁所、遊戲墊,每塊女孩可能碰過的地方我都不漏掉。我再用漂白水拖地,搞到半夜一點多,汗流浹背,我邊清潔邊禱告:「主啊!我為祢把家打開,我沒有跟你求神蹟,要錫安馬上就和其他小孩一樣。我只拜託祢,可不可以不要讓錫安得玫瑰疹?拜託祢,我不要他發燒,好不好?」

隔天早晨,錫安發燒到40度,一顆小小的紅色斑點,雄赳赳、氣昂昂的站在他的肚皮上。

我們都是生來瞎眼的人,當主來尋找我們,我們答應了祂的呼召,接受了祂的話,接下來,就是站在奉差遣的地位,不斷接受祂的洗滌。我們都有盲目的時候,被怒氣沖昏頭、利慾薰心、自以為是。主來,洗去的不僅是邪惡,更洗去人自以為的善良與得勝,洗去我們的定意與追求,直到我們被更新變化,直到我們的心腸、願望,都與祂一模一樣。

我想躲起來,我向神生氣,為什麼?連這微小的請求都不答應我?補習班名師傳簡訊又打電話給我,氣自己的粗心讓錫安生病。但我心底卻再清楚不過,這是主給我們兩個的功課,我不責怪她,因為平日她是如此愛護著我們。

而我,經過錫安三天的高燒、發疹子,雖然他還是發作、我的確疲累,我卻進入了另一個境界。我發現自己並不堅定,我能夠站立,都是主的憐憫與大家的扶持。我更徹底的明白,信仰不是條件交換,而是不管此生如何,我相信主都要領我們走過。沒得玫瑰疹最好、得了又怎樣?我看見無論生死,錫安與我都在主的手中。我的心裡從此長出了一種穩妥,是病痛無法奪去的,就像走出一條又暗又長的隧道,我抬頭望天,一切豁然開朗。


[9樣人生] 全系列

  1. 道德人的需要:一個好人
  2. 不道德人的需要:那天 在井邊
  3. 垂死人的需要:父親的黃昏
  4. 軟弱人的需要:三十八
  5. 飢餓人的需要:男孩的午餐盒
  6. 乾渴人的需要:最大之日
  7. 為罪奴役人的需要:一顆石頭的告白
  8. 瞎眼人的需要:我的讀書會
  9. 死人的需要:親愛的Naomi

[9樣人生] 系列文章係以台灣福音書房所出版,李常受弟兄所著的《變死亡為生命》書中細談約翰福音中9種人的需要改寫而成。

【您也有見證想投稿嗎? 水深之處歡迎您也擺上您的見證】

  1. 直接投稿:在水深之處網站註冊登錄後至『作品集散地』點選『投稿』。
  2. Email 投稿:請將您的見證Email到[email protected], 交由編輯代發。
  3. 粉絲專頁投稿:請到水深之處粉絲專頁私訊留言給我們,我們幫您投稿。
閱讀人次 20348
想更多認識神嗎?
請跟我們一起禱告 分享
您可能會喜歡的文章: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很容易相信市面上任何一本書,卻用最嚴厲的批判目光對待聖經─這本經過幾千年,曾受人打...
1970‧01‧01
Yao
  倪柝聲在17歲時,因看見主釘於十架上的異象,無法拒絕神深厚以...
1970‧01‧01
七七
曾經聽過有人這樣說,『基督徒傳福音實在應該尊重人,』換言之,『不要強迫人信,人家要信...
1970‧01‧01
水深之處編輯群
我是一個初中就得救的人,得救以後就天天聚會,熱切愛主。但在我30多歲2006那年,遭...
文章標籤: